外媒报道:75年后,他们仍在寻找二战士兵遗体

参考消息网5月7日报道 阿根廷布宜诺斯艾利斯经济新闻网5月5日发表了该网记者署名文章《被隐藏的无名士兵坟墓:75年后,他们仍在继续挖掘二战士兵遗体》,称二战结束75年后,寻找阵亡士兵遗体的工作仍在继续,人们希望能够辨别这些士兵的身份并帮助他们“回家”。文章摘编如下:

托马斯·西珀特望着这片春雨过后在阳光下闪耀的绿色田野。远处,风车正缓缓转动。

野猪幼崽穿过通往城市的路,突然出现的一只野兔跑向远方。但是,这片祥和的景象却揭开了75年前的大屠杀,当时德国军队为阻止苏联红军接近纳粹德国首都,进行了激烈但徒劳的战斗。

寻找士兵唤醒记忆

西珀特说:“看起来很有诗意,但它却是一个大墓地。别忘了这一点。”

15年来,来自欧洲各地像西珀特这样的志愿者一直在努力唤醒人们的记忆,他们牺牲假期来挖掘这些被埋藏了很长时间的战壕防线和军事阵地,为的是寻找那些永远无法回家的士兵。

在对一平方公里土地进行的19次挖掘中,东欧阵亡者遗体回收协会的成员们发现了116名二战德军士兵和129名苏军士兵。

他们在尽可能多地辨认士兵的身份:结束家人的念想,归还死者的遗体,并将他们从历史书上的数字中剔除,以期向后人阐释战争的代价。

“到处都是被摧毁的生命,”协会会长阿尔布雷希特·劳厄说,“如果我们谈论一场令数十万人丧生的大屠杀,没人会理解,但如果我讲的是一名17岁年轻士兵的故事,这就能触动人心了。”

劳厄是德国汉堡一名46岁的商人,他在寻找祖父坟墓的时候对这项研究产生了兴趣。47岁的法兰克福工程师西珀特回忆起儿时在学校的时候,经常有关于如何避开仍遗留在当地的手榴弹和其他弹药的讲座,他想知道其中的原因。

其他志愿者的身份有人类学家、考古学家、发掘专家以及在发现弹药时进行必要清除的专家。他们来自多个国家,如俄罗斯、波兰、乌克兰、意大利、瑞士和荷兰。

“我们不能、也不想寻找特定国家的士兵,”劳厄说,“有趣的地方就在这里,发现遗体的时候,没人会在第一时间知道这是二战德军士兵还是苏军士兵。”

外媒报道:75年后,他们仍在寻找二战士兵遗体

东欧阵亡者遗体回收协会会长劳厄在德国克莱辛村一条沟渠中,寻找二战阵亡士兵遗体。(美联社)

失踪人员不计其数

1945年2月,那时他们还是水火不容的敌人。

克莱辛距离奥得河约两公里远。二战纳粹德军的军事观察员曾利用该地,趁苏军部队正在穿过一座浮桥时对其发动炮击。

苏军士兵随后意识到这个位于柏林以东100公里的村庄的战略重要性,并将其列为目标。纳粹德军决定进行遏制,在现役士兵不断减员的情况下,派遣军校生和“人民冲锋队”老兵支援。

400名德军士兵在得到驻扎在邻村波德尔齐希的坦克部队的支援下,与约4倍于自身数量的苏军士兵在克莱辛交战。这场激烈的战役持续了近两个月,尸体堆积成山。当时苏军为攻占该村庄,发射了约6.2万发炮弹。

西珀特说,没人知道究竟有多少人被杀死或被计入失踪人员,但受害者的人数是巨大的。

他指着克莱辛和波德尔齐希之间的一块空地说,“3月20日,德军部队试图闯出一条生路”,但苏军在包围村庄后已经在该地埋设了地雷并建设了其他防御工事,“单单这次袭击就造成150人失踪,50人死亡,70人最终成功逃出”。

1945年3月23日,被围困的德军士兵试图趁夜色逃跑。约60人成功,其他人则被俘虏或杀害。

能确定身份的不多

时任德军坦克部队指挥官的汉斯·艾默中尉在他22岁生日的前一周驾驶坦克支援克莱辛的驻军,但最终坦克被击毁,自己也负伤,被困在村庄里。突防行动后,他失去了音讯。

艾默的弟弟弗里茨此前已在1月的战斗中阵亡。战争结束后,他的妹妹玛格丽特长期以来一直求助于劳厄的团队,希望确定她另一个哥哥的命运。

2016年,劳厄团队在偶然情况下通过标签找到了艾默的遗体。玛格丽特在2018年逝世前得知哥哥在村庄外250米处被杀害。他与另外两名士兵一同被埋葬。

能确定身份的不多,尤其是那些没有佩戴识别牌的苏军士兵,但志愿者们有时运气不错。

2018年,他们在克莱辛郊外某个山丘的苏军前哨基地遗址中挖掘出三名苏军士兵,并通过他们身上的奖章追踪到他们的名字。

由于受到疫情期间的封锁限制,今年的挖掘工作被迫推迟,但在原有农场建筑的瓦砾中建立起来的一个纪念地点仍在工作。

【延伸阅读】美军二战潜艇在冲绳海底被发现:失踪75年皆因沉没地信息译错

参考消息网11月13日报道 外媒称,一个寻找美国失踪船只的组织11日表示,一艘在1944年二战期间失踪的美国潜艇在海底被发现。这艘潜艇当年曾遭日本飞机袭击。

德新社11月11日报道称,致力于为家属和国家提供失踪美国水兵全面情况的组织“52艘失踪潜水艇搜寻项目”表示,这艘“灰鲸”号潜艇是在日本冲绳沿海被发现的。

“灰鲸”号潜艇及其80名船员于1944年失踪,其残骸从未被发现。报道称,这在一定程度上是由于日本人记录的关于其沉没地点的信息翻译出错,从而导致了这个存在长达75年的谜题。

报道称,“52艘失踪潜水艇搜寻项目”是在看过标有正确坐标的军事文件后得以找到这艘潜艇的。该组织说,今年6月5日,他们在冲绳以南80公里左右位置水下大约430米深处,找到了这艘潜艇的残骸。

美国海军10日证实,这个团队找到了“灰鲸”号潜艇,80名船员家属也获知了这一发现。

外媒报道:75年后,他们仍在寻找二战士兵遗体

“灰鲸”号潜艇残骸。(视频截图)

(2019-11-13 16:20:17)

【延伸阅读】俄正式将“二战结束日”推迟一天 以维护胜利者的历史公正

参考消息网4月26日报道 据俄新社莫斯科4月24日报道,据法律信息网的消息,俄罗斯总统普京签署法律,将二战结束日推迟至9月3日。此前,这一日期是在9月2日。

文件起草者为国家杜马代表弗拉基米尔·沙马诺夫、格奥尔基·卡尔洛夫和上院议员格里戈里·卡拉辛、米哈伊尔·科兹洛夫。他们表示,该法律将维护对二战胜利者的历史公正。此外,文件旨在永远铭记战争中的牺牲者。

报道称,1945年,苏联最高苏维埃宣布9月3日为战胜日本日。这个日期标示在授予战斗参与者的“战胜日本奖章”背面。但两年后,这个日子成为工作日,逐渐被人们遗忘。

俄总统新闻秘书德米特里·佩斯科夫拒绝就推迟二战结束日发表评论。报道称,此前“别斯兰母亲”组织要求不要这么做,因为2004年9月3日是别斯兰恐怖袭击纪念日。

俄总统下属人权委员会也提出了相同请求。但联邦委员会主席瓦莲京娜·马特维延科表示,围绕两个日子重合产生了“过度的喧嚣”,不应“政治化和渲染”这件事。

联邦委员会立宪委员会主席安德烈·克利沙斯也反对保留原有日子。他在接受采访时指出,军事荣誉日不是狂欢节,这首先是缅怀二战逝者的日子,因此和别斯兰人质事件纪念日同一天不会不合时宜。这名议员最后说:“联邦委员会非常尊重在别斯兰悲剧中被恐怖分子杀害的无辜死难者及其亲属。我没看到这里有任何冲突之处。”

外媒报道:75年后,他们仍在寻找二战士兵遗体

资料图片:俄罗斯红场举行“胜利日阅兵”资料图。(俄国防部官网)

(2020-04-26 11:11:33)

【延伸阅读】斯大林格勒保卫战遗迹?俄军销毁二战时期重型炮弹

参考消息网11月21日报道 据俄罗斯卫星网10月19日报道,俄罗斯南部军区新闻处发布消息称,该军区摩步团工兵销毁了一枚卫国战争时期的203毫米炮弹。

报道称,这枚203毫米混凝土破坏弹在伏尔加格勒市(斯大林格勒保卫战发生地——本网注)红十月区被发现,重约150公斤,专供1931年式B-4型203毫米重型榴弹炮使用,后者是苏联二战时期威力最大的野战炮之一。

外媒报道:75年后,他们仍在寻找二战士兵遗体

资料图片:二战苏军1931年式B-4型203毫米重型榴弹炮。(俄国防部网站)

据悉,这枚炮弹是当地建筑工人在进行土方作业期间发现的,现已被运至伏尔加格勒州的俄军普鲁德博伊训练场销毁。

外媒报道:75年后,他们仍在寻找二战士兵遗体

资料图片:刚被挖掘出的二战时期203毫米混凝土破坏弹。(图片来源:俄国防部官网)

(2019-11-21 00:07:01)

原创文章,作者:28qn新闻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28qn.com/archives/786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