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00字周报,160小时加班,大厂卷出新高度

这年头,谁还拍电影

这年头,谁还拍电影,院线电影本身,越来越像是一个奢侈品行业。那么最适合从事该职业的,也就只能是有钱人?

在互联网大厂先后宣布取消“大小周”、“996”后,打工人的工作环境变好了吗?

答案是没有。

上周,先是一份《互联网公司一线领导黑名单》被疯传,网友戏称“求链接,我可以补充”;然后是国美通报员工上班“摸鱼”,引起舆论风波后又宣布追责泄密者;这两天,又有字节跳动员工在小红书、脉脉上吐槽,称新的加班申报系统允许加班,但不允许申报加班,被网友调侃“字节和心脏,只能跳动一个”。

“不改OKR,都是耍流氓”,鞭牛士和几位互联网大厂的员工聊了聊,他们所在的大厂,有的已经取消了大小周,有的有消息称要取消“996”,有的上班节奏没有因外界传言而有任何改变。

000字周报,160小时加班,大厂卷出新高度"

在上述“黑名单”文档中,评判要不要“快逃”有几个维度:老板是否PUA、部门是否内卷、业务是否边缘、氛围是否压抑、组内员工是否容易得到成长。

而面对PUA、内卷、边缘化,这些员工有自己的判断和接受程度。但无一例外的,他们身边有各种“卷起来”的例子:有的同事周报写了5000字,有的一个月加班达到160个小时,有的直属领导带头卷到晚上10点半下班,有的部门被挂在那个“黑名单”上。

但他们没有选择“快逃”、也不建议别人“快逃”,毕竟,成年人的选择都要权衡利弊。

以下是他们的故事:

周报,我写了100多字,同事写了5000字

互联网大厂工作4年

我们部门的工作强度有多大?大到我根本没时间看“黑名单”这些职场八卦。

所有的互联网大厂员工,应该都会被要求写PPT。有个部门的一个P6,最近黑眼圈越来越重,因为一个向总裁汇报的PPT,安排他来写。主要是他写完了,P7、8、9、10,11,每一级都会给点修改意见,而且他们的意见还相悖,就特别崩溃。

还有周报,我们已经卷到一个新高度了,已经开始写论文了。

我刚进大厂的时候,第一次周报就写了100多个字,老板直接@我。他说话特别有意思,他没有直接嫌弃我周报写得简单,而是说我这样写,他会不知道我遇到了什么困难,没办法帮助我。最后给了我一个“参考周报”。

那份周报我全篇读了一遍,感觉写得天花乱坠,感觉那个人分分钟要颠覆世界了;如果这篇要我写,可能二三十句就概括完了。

我现在的周报,已经从100字跳到1000多字,我觉得已经非常进步了。

但是,有一个同事,周报能写到5000字,经常被老板作为优秀案例,在开会时特别夸奖。

老板特别开心,因为这样老板就可以有故事向他的老板讲。P6的周报会汇报给P7,P7汇总,再向上汇报,一级一级向上,所以我们底下人写的周报的质量,直接决定了我们老板周报的质量。

可我到现在还不会写这种“论文”,比如效果提升不到1%,还能套一个超大的故事;或者写那种完全不可落地的业务思考,有什么用?1000多字的周报,我都要写一天,而我的周报,依然还是我们部门所有周报里面最短的那一波。

一个月加班160小时,我居然不是部门第一

互联网大厂工作4年

(因为连续两天加班到凌晨1点,所以这场交流比原计划推迟了两天。)

这两天连续加班到凌晨1点,是因为又要开会;上周加班到凌晨也是因为要开会。只要开会的前三、四天,我都要加班,因为要写PPT。

加班也不是因为我PPT写得慢,一个是因为要等其他人的PPT,另一个要等领导的反馈,然后再修改,反复拉扯几次。这没评价,因为毕竟是领导要上去讲,领导满意了就OK。

正常情况下,我的下班时间也要到晚上9点半以后。我算是带头卷的那波人,一小部分员工会像我这样加班,但大部分人还是7、8点就走了,甚至6点多就走了。

加班的原因是领导给我分配的任务多,可能别人他用不习惯,这样能听话又能出成绩的,他就觉得很好。

部门里有像我这么拼的,也有躺平的。之前有一个老员工跟我聊天,说他们原来都是跟其他人比谁走得早。他们也会吐槽现在的领导,“有点毛病,何必要这么干,之前领导不是这样的”等等。

但我们领导还是比较能出成绩的,也被他的领导认可。虽然我们也调侃,他的成绩主要靠压榨我们来实现。

这种“压榨”还好,因为你做的事情是有意义的,你能获得成长,最终也能获得回报。去年年终,领导给我打了最高的绩效,我拿到了30%的加薪、3.5薪(公司平均是2)和期权。

我们人力还会统计工作时长,如果你加班少了,可能会“委婉地”提醒你和你的领导。他们不看一周加班的绝对值,他们看排名,可能排名在30%之后的,就是没怎么加班的。

我记得我排第一的那个月,我加班的时长接近150个小时,你可算一下,一个月按22工作日算,每天加班6.8个小时。

我有一次一个月加班超过160个小时,但那个月只排第二,排第一的那个人加班时长实在是过于吓人了。而且我发现我就一次排第一,他连续好几次,周末两天都会去公司。

有的领导打分会看加班情况,但这不不绝对,像我给手下的员工打分,就看她这个月目标完成了多少,按照客观情况来。

我也被人力提醒过,说“你手下的人都没怎么加班,你是怎么管理的”。我就只能说,好好好,是是是,是我的错。

我们加班是没有加班费的,我们加班只会给调休,但是3个月用不完就自动过期。像我这样的,每个100多个小时的调休,根本不会让你休。

我不喜欢无意义的卷,不喜欢PUA。我之前的部门领导就是这样,即使你没有什么活要干,但也要陪着他加班,要表现的特别积极,要捧着他。但你在他那边得不到重视,升不了职,加不了薪,啥也干不了,卷都没意思。

混不成“嫡系”,就只能佛系

互联网大厂工作2年

我现在的领导算是空降过来的,带着他的几个“嫡系”,升职加薪都会偏向他带来的那几个人。

阿里健康披露中期业绩:收入94亿元,同比增长30.7%

阿里健康披露中期业绩:收入94亿元,同比增长30.7%,阿里健康已实现110座核心城市药品次日达,日均在线问诊量超25万次。

如果他们业务能力强就算了,但是有一个人,他的周报内容有一大半都是我完成的工作。但是他就敢写在自己周报里,领导也装作不知道。

之前领导跟我沟通的时候说,他觉得我的工作不错,效果也不错,但是我做的工作没有能让他眼前一亮,我没有做到不可替代,所以不能给我打高分。

我当时特别崩溃,可是这要咋办?没办法。

我现在就“躺平”了,因为面对这个领导,如果你无欲无求就还好,但如果你想要很多就很麻烦,我想是你,你也会生气吧。

但是我还是会建议年轻人来互联网大厂,真心的。因为大厂总比其他公司要好,钱不少拿,公司各种规章制度还会正规一些。如果你能在一个核心且上升的业务中,也能获得成长。

周五周报要偷着写,因为周报不能占据工作时间

互联网大厂工作3年

提起周报我就恶心。我们老板要求,我们要把每一次周报当成一次汇报来写。

我们周报有一个详细而固定的模板。虽然一周工作内容很多,但你只能写三件你认为最重要的事儿,而且要用“红绿灯”标注:绿色是没有风险,黄色是有一定风险,风险很大并且爆发了,那就是红色。

这三件事,你要以“总分总”的结构阐述,首先是标题,然后要用不同颜色或者不同字体的小标题去详细阐述目前的结果、计划怎么做,你的反思和认知,还有最后的总结。

一件事情要写四五百字,三件事加上一些重要数据、决策的汇报,再加上下周的工作计划,一篇周报基本上要2000字以上。

这些内容,要求干货,要求精简,要求让不做你这个业务的人也能看懂。因为我们的周报要向上抄送两级,向下抄送两级,部门员工基本上都能看见。

我之前还因为周报被老板批评过,说我的周报写得“太长太啰嗦”了。

我刚去的时候,特别不适应这个周报,我能从周六一睁眼写到下午6点。现在比较熟了,半天可以搞定。

我现在周五下午就开始写周报,尽量周五晚上写完。但周五下午要偷着写,不能被别人看见,因为按照规定,这个周报要休息的时候写,不能占用工作时间。

领导真的会看我们的周报,他之前跟我们说,他每周要花3个多小时在我们的周报上。我们部门一共120多人,领导每个人的周报都会看,而且回复的比例相当高。

新领导加班到晚上10点半,于是我们也变成了10点半下班

互联网大厂工作3年

我觉得那个“黑名单”文档,有点极端。互联网现在没有不卷的地方,但它把一些极端的例子列上去了,其实并没有那么严重。

我们之前大概晚上8、9点就能下班,但是新领导来了,他每天晚上加班到10点半才走。他在那待着,我们也就跟着待着,就导致一天比一天晚,然后大家慢慢地都变成了10点半下班。领导带头卷了

这不是要黑领导的意思,一个是因为随时和他汇报沟通的业务比较多,不能推到第二天做;第二是他来了后,我们的指标有了大幅增加,导致我们必须要加班完成。

还有些部门,对正式员工和外包的要求会不一样。有的部门外包很舒服,只要8个小时的上班时间就OK;但有的部门要求就会比较严格,除了严格的上下班时间,还要写日报、交各种东西,还要背锅挨骂。

如果一个业务比较核心,能让我得到成长,薪资也让我满意,拿有PUA我也就忍了。

但我之前不会这么想,我刚毕业的时候去了一家小一点的公司,刚上了10天的班,主管就直接跟我说,他觉得我不适合这个工作,与其试用期被开除,还不如我现在就出去找工作。也没有什么特殊的原因,只能说我当时比较年轻气盛,别人加班到9、10点,我7点多就回家了,虽然工作能完成,但他们会觉得我态度有一些问题。

在那个公司的最后几天就特别压抑,因为你会不停的被否定。我坚持了三天,离职之后喝了一顿大酒。

现在的我不会被PUA操控了,我现在的心态就是,把自己的工作做好了,谁说都不好使。

部门上了《互联网公司一线领导黑名单》,我们觉得不可信

互联网大厂工作1年多

“黑名单”这事传得沸沸扬扬,有好几个人来问我,因为我们部门就在那个黑名单上。但你看我逃离了吗?我们自己知道我们真正在做什么。

所以我觉得那个“黑名单”,有可信的地方,也有不可信的地方。可信的是这些部门可能确实会存在这样的事情,但都是极端情况;不可信就是那个名单感觉个人情绪化严重,一两个人的观点并不能代表全部门员工的工作感受。

000字周报,160小时加班,大厂卷出新高度"

我现在基本上是,上午9点多到公司,晚上10点多回家,周末看情况决定要不要加班。我觉得这不是卷,因为我来这里,就是想快速的积累项目经验。

对于“卷”,我没有什么太大的感觉,因为我本身就是闲不住的人,我会在乎部门业务是否核心,组内氛围是否轻松,和自己能否得到成长。

氛围很重要,论资排辈就很怪。

之前我在别的公司,接触的就是那种“老领导”,我得每天给他倒水、买咖啡、拿快递。那时候我初生牛犊、年轻气盛,直接指出来他的增长数据的偏差。之后,我就在一个30人的大会上,被这个领导点名批评,说我“百度搜索都用不利索”。

这算是PUA了吧,但我觉得每个人多多少少都会经历。

比如“领导不走我不走”,领导坐到什么时候,员工就陪到什么时候,就在那耗着,这算是一种PUA了。还有就是对外包不公正的待遇,把锅甩给外包,这也算是PUA。

我还带了几个正式员工,我不会要求他们加班,因为直接看产出就可以说明一切,谁在干活谁在摸鱼一下就看出来了。

我不太清楚员工对我的评价,我和他们还是有一定的距离,没办法打成一片;我也不会主动融入他们的圈子,因为我需要做到客观的看待他们。

我不会PUA他们,我们之间就直接说问题、说解决方案。我有不会否定他们的价值,即使这个项目他做失败了,失败也有失败的处理方法:做好复盘,找出失败的原因总结。而不是失败了就去问责员工。

我觉得好的循环是,每个员工都能在工作中找到自我价值。

【本文作者何蕾,由投资界合作伙伴微信公众号:鞭牛士授权发布,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转载请联系原出处。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如内容、图片有任何版权问题,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投资界处理。】

建立全球碳市场,马斯克的星链有用吗

建立全球碳市场,马斯克的星链有用吗,在形成全球碳市场的过程里,或许科技的推进能给出一些更多的答案。

原创文章,作者:28qn新闻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28qn.com/archives/6139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