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aS新秀Asana,是如何炼成的?

大厂“氪金”,买不到元宇宙门票

大厂“氪金”,买不到元宇宙门票,争议声中,《罗布乐思》暂时搁浅。不过,腾讯仍在积极探索元宇宙领域的机会。

拥有自己的GTD(时间管理)后,使用Asana会让效率翻倍。

“使用Asana,我们每周可节省大约50个小时,用于回复电子邮件和参加签到会议。”一位用户这样表示。作为一款为团体提供全套工作管理功能的在线平台,Asana的强项在于项目管理,这也是它的核心护城河。

根据财报,Asana 2020年营收为1.426亿美元,同比增长85%,是一个增长性极强的SaaS玩家。自去年9月上市以来,它的市值涨幅超过50%,与Asana相关联的是SaaS供应商,这也是近些年的市场趋势。为此,这篇文章我们将主要探讨:

被资本簇拥的Asana,能力项在哪里?

对照Asana,拆解国内SaaS玩家的商业逻辑。

项目管理应用

众所周知,SaaS是一种新型软件交付方式。

它与软件托管相仿:SaaS向用户提供的是软件使用权,用户通过订阅享受服务,对于中小企业来说,这种模式消除了自建及维护基础设施成本,按需订购服务更灵活。SaaS的本质在于产品力,“软件即服务”概念可以从两个方面来理解:1、软件满足B端用户的新需求;2、软件替代了某些人工服务。

SaaS为用户提供的服务可以细分为两类:基础功能和定制化服务。

相较于本地部署,SaaS云端部署展现出的定制化、集成化等优势,一度吸引了不少企业用户,云上技术的发展也为它的发展创造了有利条件,但云化涉及的隐私服务和安全问题,意味着短时间内本地部署的市场空间,并不会有太大变动,为此部分厂商开始探索新的方向。

这也是Asana的创办初衷,它是一家任务管理公司,由达斯汀·莫斯科维茨(Facebook联合创始人)和贾斯汀·罗森斯坦(Facebook前工程师)联合创办,和同期竞争对手Slack相同,Asana没有参与IPO募资,选择了DPO(直接上市),避免了大量新股涌入造成的投资价值损失。

SaaS新秀Asana,是如何炼成的?

图:Asana项目管理功能简介

确切地说,Asana的诞生是由于SaaS行业服务供需不均衡

在项目管理方面,Asana通过工作日历、时间轴等形式,让用户更直观感受任务模式,进而完成协作任务。以企业的采购项目为例,Asana将采购计划、实时进程以及实时库存等信息实时更新,实现对采购流程的精准把控。换句话说,是一个个精准的项目管理,创造了Asana的护城河。

众所周知,管理的前提,是拥有自己的GTD。

在这方面,Asana通过应用集成聚合微软在内的多款办公软件,简化了办公流程,满足用户提高生产力所需。值得一提的是,SaaS聚合化早已成为一种新趋势,同质、单一的应用在激烈的竞争赛道上并不长久,差异化和业务延伸成了SaaS玩家破局的新方向。

举个简单的例子,当私域流量成为热点,Asana便开始探索社交功能,社区计划、博客板块的开通,让不同团队的用户有了交汇点,同时还为用户提供构建应用的平台以及技术支持。在一些用户看来,将Asana应用在一些跨国项目管理上是很有必要的,将邮件转化成即时消息,减少了团队沟通的“距离感”,将工作实时同步到桌面、移动设备上,随时随地都能办公。

Asana凭何出圈?

重庆设立20亿元科技成果转化基金

重庆设立20亿元科技成果转化基金,市财政整合各方面资金,设立20亿元重庆科技成果转化基金,引导社会资本加大对科技成果转化的投入,运用市场化、专业化方式促进科技成果转移转化。

高毛利率和持续订阅,让SaaS赛道涌入了更多的新竞争者。

将办公场景下的沟通搬到线上,以聚合化的方式关联多种应用,用户无需花时间记忆碎片信息以及频繁切换应用,这类综合性办公应用在近两年正处于快速发展的风口期。新眸在调研中发现,Asana的毛利率竟高达90%左右,我们不禁好奇,一个SaaS新秀是如何做到这件事的。

究其原因,好用是Asana的底牌。

在组织演进中,团队管理模式变化对管理工具提出了新的要求。Asana观察到,跨职能、跨区域的团队管理在应用中负荷加重、节奏渐缓,而传统的邮件沟通已经无法满足需求,举个简单的例子,人们在处理邮件时,打开和关闭邮件上都会耗费大量时间(不同客户可能会有不同的邮箱),企业迫切寻求高效的办公应用。

和Slack一样,Asana也采取了“自下而上”的渗透式推广。让大公司背书,是它们最初的营销策略。但问题是,作为SaaS领域新秀,Asana对于大公司并没有足够的吸引力,在这种情况下,Asana选择推出了15人以下小团队免费模式,从大公司的小团队寻找突破口,无形中让公司内部人士进行免费营销。

有了大公司背书后,Asana就开始采用混合式的推广模式,瞄准了球队管理市场。

回归到Asana产品本身,精简的内容板块和综合实用性强,是Asana和其他综合型SaaS玩家最大的不同:“新员工可以查看创意请求板,并立即了解整个营销团队正在从事的工作,且无需询问。”克里·霍夫曼(全球项目管理与运营主管)曾表示到。

该软件的最大卖点是:集成化聊天体验、应用共享、工具集成等。据新眸不完全统计,Asana平台上集成了超200个办公应用,通过SCIM和SSO等部署加强数据管理和隐私保护,相比之下,Slack的核心竞争力在于极简化+信息流+API。

在业务布局方面,平台化的Asana,聚合了基础的协作工具以及日常办公所需应用,不可否认,项目流程管理始终是核心,反观Slack,它在基础协作方面只涉及了聊天、文件分享以及视频会议,功能的拓展性比较少。

值得一提的是,Asana和Slack在国内并没有被普及。

一个明显的例子是,当我们在安卓软件商城,搜索有关项目管理的应用时,能出现有十几款,但下载量以及评分都比较低,搜索办公却能关联出上百种应用,Office、WPS以及钉钉都在推荐列表靠前位置。

“新风口”还是“伪刚需”

对比SaaS环境,国内在SaaS领域起步晚,2018年前增速较缓,2018年开始迎来了新一轮增长。如今的SaaS行业整体可以细分为两个派系:1、生态化路线,打造PaaS;2、传统互联网企业转型自研。

以钉钉为例,它是阿里内部的移动办公平台,它的用户也不仅局限于企业内部,疫情期间在线课堂一经推出,它就获得了极高的下载和使用量,与Asana聚合化所不同的是,钉钉的平台功能是根据用户需求自主研发的。这种模式有利有弊,从用户角度来看,稳定性相对增强,但可选择范围缩小、个性化设置不足。

以用友网络为代表的传统互联网企业转型云服务是另一个门派,大家常用的ERP系统就出自用友网络,用友在2011年开始尝试协同0A,2016年发布了用友3.0战略,以此为契机正式进军云服务,业绩“一路高歌”。

根据公开数据显示:2020年,行业共有各类SaaS企业4500家,经营管理工具占据了40%的SaaS市场份额,达到了200.6亿元,同比增长35%;协同沟通应用的市场份额同比增长43%,其中,信息安全管理、数据分析服务成了新的增长点。

不可否认的是,当下SaaS领域市场潜力巨大,但深耕需要讲究策略:

提升现有用户转化率,是第一步。去年,我国在SaaS领域有915万用户,其中付费用户102万,仅占总用户的11%,不少企业选择针对用户的痛点设付费栏目,从技术、服务或者内容等方面让用户自愿付费。

提升SaaS产品技术含量,打造行业标杆是第二步。国内SaaS行业起步较晚,面对的是大部分未被开发的企业用户,相比之下,本土的文化习惯优势更加明显,找准市场需求点以及目标用户进行投入,与供需相匹配。

无独有偶,平安证券也有类似观点,短期内,SaaS赛道的竞争需要在技术或服务方面力求差异化,单点突破,中长期来看,需要形成覆盖多场景或具备多功能的产品矩阵,最终形成平台型生态(PssA)。

【本文由投资界合作伙伴微信公众号:新眸授权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如有任何疑问题,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投资界处理。

光伏组件厂商阿特斯净利翻了3倍,正经历诉讼缠身的麻烦

光伏组件厂商阿特斯净利翻了3倍,正经历诉讼缠身的麻烦,在经历了行业几次沉浮后,在被称为“光伏元年”的2021,阿特斯又将面临新的局面,更白热化、也更两极分化。这一次,维持第一梯队的位置也会变得更加艰难。

原创文章,作者:28qn新闻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28qn.com/archives/6139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