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仇亚”犯罪逆势暴增 是什么让“语言病毒”疯狂肆虐?

  全球深考察丨美国“仇亚”犯罪逆势暴增 是什么让“语言病毒”疯狂肆虐?

  美国加利福尼亚州立大学圣贝纳迪诺分校“愤恨和极端主义”研究中央(CSHE)宣布的最新讲述显示,虽然美国的愤恨犯罪案件数目2020年总体下降了7%,但针对亚裔的犯罪却大幅增进了近150%,且主要发生在纽约和洛杉矶等大都会。

  凭证美国民权组织“住手愤恨亚裔美国人与太平洋岛住民”(Stop AAPI Hate)的统计,仅在去年3月至12月时代,全美针对亚裔美国人的犯罪案件就达2808起。今年以来,这一趋势愈演愈烈,且亚裔老人越来越多地成为被攻击目的。

  虽有剖析以为随着疫情导致美国经济深陷衰退泥潭,一直被以为相对富足的亚裔群体很容易成为“替罪羊”,但更本质的缘故原由显然要比这恐怖得多。

  “政治人物说什么话很主要!”

  有美国专家剖析指出,针对亚裔的歧视和暴力事宜一再发生,很洪水平上归罪于包罗前总统特朗普在内的一些人不认真任地将新冠病毒诬称为所谓“中国病毒”。这种抹黑论调在美国社会直接起到了助长愤恨的作用。

  来自加利福尼亚州的印度裔民主党联邦众议员罗·卡纳证实,在特朗普执政的已往四年里,他所代表的选区内亚裔美国人被歧视和排挤的征象有显著增添,“在美国种族融合的历程中,已往四年是一个倒退”。

  代表柬埔寨、老挝和越南裔美国人社区的民权组织“东南亚资源行动中央”执行主任丁权(音译:Quyen Dinh)在枚举了美国历史上的排华法案以及二战时代强制关押日裔美国人等事实后指出,“美国政府一直是最恶劣的愤恨怂恿者之一”。

  “亚裔美国人正义促进中央”(AAJC)总裁兼执行董事约翰·杨指出,美国前总统特朗普的愤恨言论给亚裔美国人群体带来了严重危险,这解释政治人物“说什么话很主要(words matter)”。

  约翰·杨:“语言是很主要的。前总统特朗普的一系列言论给美国的亚裔族群造成了身心上的危险。特朗普将疫情的责任归罪于中国人导致了部门美国人对亚裔的歧视,包罗身体危险和言语荼毒。这些都是亚裔美国人正在面临的真实事宜。”

  “这样的法官怎么可能公正?!”

  事实上,“语言病毒”在美国的流传直到今天仍未住手。近期,俄亥俄州莱克县法官约翰·奥唐纳在一篇专栏文章中三次使用所谓“中国病毒”一词形貌他在疫情时代若那边理案件,在美国执法界引发轩然大波。

弃枪仍击毙?美国5名警察涉嫌过度执法被指控一级过失杀人罪

据美国媒体当地时间3月11日报道,5名来自俄克拉荷马城的警员因涉嫌过度执法,于10日被指控犯有一级过失杀人罪。据涉案文件显示,15岁的犯罪嫌疑人斯塔维安·罗德里格斯于2020年11月23日,在俄克拉荷马州,俄克拉荷马城内一加油站便利店内实施抢劫,当警方赶赴现场后,犯罪嫌疑人罗德里格斯试图跳窗逃跑,后被执法人员拦截。

  多个整体均对奥唐纳的欠妥言论示意训斥,并敦促他就此致歉。

  反中伤同盟俄亥俄州分会:像奥唐纳这样有声望的人使用这种语言,助长了疫情暴发以来亚裔族群一直在应对的种族主义和仇外情绪。

  俄亥俄州亚裔美国状师协会:正是这种刻板印象与语言表达导致了针对亚裔的私见和种族主义袭击事宜激增。法官应该保持公正,阻止使用任何可能使其公正性受到质疑的歧视性语言和私见性表达。

  俄亥俄州刑事辩护状师协会:奥唐纳的用语威胁到美国民众对司法系统公正性的信心。这种公然和冒失的亮相会让亚裔美国人和其他少数族裔加倍不信托自己能够在法庭上受到公正看待。

  “我们希望看到更多的对话和行动”

  面临愈演愈烈的“仇亚”恶潮,美国总统拜登今年1月就职后曾签署一项备忘录,训斥疫情中泛起的亚太裔美国人遭受种族歧视和排外征象,并下令联邦政府和相关机构接纳措施,提防和袭击类似行为。

  美国华裔国集会员孟昭文(Grace Meng)以为,拜登接纳的这一行政措施迈出了起劲的第一步,“但也仅仅是第一步”。

  美国公共电视网(PBS)的报道指出了愤恨犯罪追责难的问题。报道援引“华人争取平权行动”组织认真人辛西娅·崔(Cynthia Choi)的话称,愤恨犯罪的严重性在美国往往被低估,上报的此类事宜有七成“怒不可遏”,但却并不违法。“愤恨犯罪很少被起诉,由于要找到证据极其难题”。

  另一方面,纵然能够追究此类行为的执法责任,在一些美国人看来也同样不够。

  美国司法部上周示意,将致力于动用所有需要手段应对愤恨和歧视事宜在全美的“恐怖激增”。但有数十个民权组织强调,应对美国的结构性种族主义需要通过多种方式消除恐惧气氛,而不仅仅是口头上答应改变和增添对愤恨犯罪的起诉。

  耐久为亚裔美国人和太平洋岛住民权益发声的美籍华裔女作家和社会流动家谢汉兰(Helen Zia)指出,华裔族群当前在美国的遭遇是美国系统性种族主义的集中反映,单纯依赖司法手段无法从基本上解决问题。

  谢汉兰:“与其说亚裔美国人当前的遭遇是历史开了倒车,不如说它现实上是美国系统性种族主义的一部门。随同着美国社会对非洲人的奴役和对土著人的种族灭绝,以及仇外心理和种族洗濯,亚裔美国人被行使和操作,成为(美国一些势力)挑拨亚裔与其他族群关系的一种工具。这是极具危害性的。”

  撰稿丨单姗

【编辑:田博群】

原创文章,作者:28qn新闻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28qn.com/archives/5042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