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代人寻了60年 抗美援朝志愿军后代盼寻得外公遗骸

  一名抗美援朝志愿军后裔的寻亲路

  三代人寻了60年 孙辈希望能在他坟前捧把土回家

  抗美援朝70周年 4

  2020年7月8日,赵明山收到了“神笔警探”林宇辉为他外公——抗美援朝义士王锡岐画的画像。赵明山兴奋地将这幅画像发给了小姨和娘舅看,“像!太像了!”赵明山的小姨看着画像上父亲的脸,眼里逐渐泛起了泪花。林宇辉警官因善于模拟画像被民众熟知,从今年最先,他提出要为100位革命义士免费画像;赵明山获悉后,辗转通过外公王锡岐的战友后裔找到了林宇辉,通过林宇辉的画笔,赵明山第一次看到了外公的容貌。

  “这弥补了我们家族的一个遗憾。”赵明山说,“家里没有一张外公的照片,我们只能把长得最像外公的大姨的照片拿过去给他(林宇辉)参考。”但对于赵明山及其家人来说,他们另有一个心愿未了,那就是找到外公的遗骸。“我们三代人寻了60年,现在我爸妈都已经不在了,只希望在我这一辈可以找到外公的遗骸,了却我外婆生前的遗愿,能去朝鲜外公的墓地前磕个头,捧把土回家,让他魂归家园。”

  文、图/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 程依伦

  一张干部登记表、一个绣着“人民英雄”的衣服袖章、三枚划分印有“人民英雄华东野战军奖章”“渡江胜利纪念”等字样的纪念章,是王锡歧留给家里人的为数不多的“念想”。而关于外公的故事,赵明山多是从父辈的口中得知。1950年11月,王锡歧追随华东野战军前往朝鲜加入抗美援朝战争,却就此一去不返。对于外公在战争中的故事,赵明山掌握的资料少之又少,他只在荣成县著名义士英名录上看到关于外公的信息,上面写着:“在抗美援朝归国途中,遭敌机扫射牺牲,时年四十岁。”为追寻王锡岐的遗骸以及生前故事,赵明山的外婆,怙恃,以及赵明山三代人共花了60年时间,至今仍未能寻得。

  英勇善战多次担任主攻

  王锡岐1910年2月出生于山东省威海荣成市大疃镇西岭长村,家中曾开有两个油坊、一个武馆。王锡岐从小随着父亲习武,练就一身好手段。

  据赵明山查看《王锡岐的故事》——一本关于外公的书,加上家人的讲述得知,王锡岐加入八路军是在1939年,那时他已经29岁并已立室。在王锡岐的入伍简历上,清晰地纪录着他的过往:1942年,任山东军区特务团副班长;1945年,任华东野战军8纵队22师70团支部书记;1946年,任华东野战军8纵队22师70团民运股做事;1949年,任华东野战军8纵队26军77师231团民运股做事;1949年,任26军炮团政治处做事;1950年11月任26军炮团政治处做事。

  关于王锡岐的一些轶事,还曾被纪录在荣军课本中。1946年,王锡岐的节约事迹以一篇题为《三斤半的大鞋》的文章揭晓,书中写道:“胶东军区特务团警卫战士王锡岐,一双鞋子帮破了补帮,底破了补底,补了又补,钉了又钉,足足称了三斤半,发下的新鞋不是送给战友,就是交还上级。”《大众日报》也曾刊载过王锡岐的故事,提及在全团生产节约展览会上,就曾展览过王锡岐的那双补了六十多次、三斤半重的大鞋。在王锡岐的背包里,经常放着针线包,内里有小锥子、长短不一的麻绳头,另有一捆碎皮子,王希岐就是用这些器械不停修补鞋子。行军时倘若有其他战士的鞋坏了,他瞥见后也会帮对方用碎皮子缝好。

  据书中纪录,王锡岐作战勇敢,“练兵时,他身背六只38式大盖步枪,六尺高障碍物可飞跃而过”。随着华东野战军南征北战的13年间,王锡岐也多次担任主攻人物,加入了抗日战争时期的临沂战争,以及解放战争时期的淮海、渡江、上海等主要战争战斗,荣获“二级人民英雄”的光荣称号。

  家人只盼回一纸证明书

拒绝公务“剩”宴从当下做起

公款浪费,奢侈之风,不仅会损坏国家和集体的利益,损害党的威信和政府的公信力,还会污染政治生态,败坏社会风气。在种种扭曲心理的驱使下,一些公款埋单的饭局,“盛宴”开始,“剩宴”结束,甚至山珍海味也成了厨余垃圾。

  1950年11月,王锡岐追随华东野战军8纵队26军一同从上海出发前往朝鲜。“那时我的外婆赶去上海想见他一面,惋惜没遇上;最后一次见到他的人是我父亲,他回忆那时的场景,只记得外公忙得不得了,身边的人都在喊‘王团长’,翁婿俩只是急忙聊了些家常便告别了。”

  未曾想,这成了王锡岐与家人的最后一面。1952年6月,志愿军26军回国执行新任务。在归国途中,王锡岐因遭敌机空袭不幸中弹牺牲。王家人最终盼来的,只有一纸革命义士证明书。

  赵明山告诉记者:“厥后回国的战友告诉外婆,外公应该是在第五次战争后牺牲的,那时他本有机遇平安回来,但是在返回营救战友的途中遭到了袭击,最终卫生员没能将他抢救过来,牺牲之前,他还在衣服上写下几个孩子的名字……”

  不外对于这个“传说”,赵明山却难以再考证。由于王锡岐家人均居住在山东,昔时交通和通讯不够蓬勃,加上王锡岐所在的军队改编,寻找遗骸一事始终希望缓慢。“我外婆临死之前都一直想要找到外公的遗骸,这也成了我爸妈去世前的一个心结。”

  “要在我这一辈找到遗骸

  “找遗骸这件事要在你这一辈完成,再往下一辈走就久远了。”2009年,赵明山的父亲去世,临终前嘱咐道。为了能够寻到遗骸,从2011年最先,赵明山全身心投入到找外公遗骸的工作中。他上网翻阅历史网站寻找外公的故事,最终找到了泛黄的影印版,再一页页截图留存;为了寻找昔时外公的战友,他更是开通了微博、加入义士寻亲QQ群,连续寻找关于外公的信息。2013年,赵明山还专程去了一趟沈阳市抗美援朝义士陵园,“在那里我看到了我外公的名字,但那里却没有他的遗骸。”

  2014年3月28日,第一批437名中国人民志愿军遗骸被顺遂接运回国,并长眠于沈阳市抗美援朝义士陵园。这则新闻点燃了赵明山的希望,他辗转联系上了特等战斗英雄邓仕均之子邓其平所在的义士后裔寻亲团。“看到这个团队,就像看到亲人一样。”赵明山结识了一批有着相同运气的志愿军义士后裔,人人相互激励坚持寻找先进的遗骸。

  2019年清明节,赵明山报名加入了寻亲团组织的赴朝祭祀流动。抗美援朝时代先后有10多万志愿军将士献出名贵生命,众多义士被埋葬在朝鲜的约莫70处义士陵园内,每年寻亲团都市组织义士后人前往部门陵园祭祀或寻找遗骸。“那时找到了一个同名同姓的义士‘王锡岐’,但遗憾的是他并非山东籍。”

  那时与赵明山偕行的60多名义士后裔中,有一位如愿在义士陵园处找到了她父亲的遗骸,“那时看着那位老太太和她的女儿在义士的墓前边哭边祭拜,我只以为又羡慕又敬畏。”由于许多义士的遗骸无法从朝鲜迁回国,义士后人们往往都市选择捧一把义士墓前的土带回家,“那时我也捧了一把土带回来,想着所有的志愿军义士都是我们的家人。”赵明山说。

  不会放弃寻找线索

  只管第一次朝鲜寻亲之旅并无收获,但赵明山示意,他不会放弃寻找。今年疫情时代,赵明山再度前往造访了老家的军史档案馆,在一本关于志愿军26军的军史中,他终于又有了一丝收获,“我找到了昔时26军的行军门路,若是之后凭据昔时的行军门路再找一次,或许可以找到外公的遗骸。”赵明山说。

  与此同时,赵明山通过网络找到了昔时外公一位战友的后裔,并在对方的辅助下联系上林宇辉警官。“现在,凭据我外公的画像、遗物、档案和奖章,我还会继续寻找原山东军区特务团的老战友、原26军77师231团的老战友和战友后裔,希望能够早日找到我外公在朝鲜墓地的有关线索。”

  采访结束时,赵明山还告诉记者他的一个心愿,那就是在抗美援朝70周年之际,替外公拿到一枚纪念章:“我想这也是许多义士后裔的心愿,如此一来,至少家里人可以多一份念想了。”

  注:如若读者有与王锡岐义士相关的线索,请与赵明山联系。

  (联系方式:13249189628)

【编辑:于晓】

原创文章,作者:28qn新闻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28qn.com/archives/3400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