义工高松杰:清洁香港的人

  新华社香港8月23日电 题:义工高松杰:清洁香港的人

  新华社记者郜婕 朱玉

  义工高松杰人称“高Sir”,在香港颇有名气。用他自己的话说,“上街个个都熟悉我,尤其是对方的人”。

义工高松杰:清洁香港的人

义工高松杰在接受新华社记者专访(8月6日摄)。 新华社记者 吴晓初 摄

  所谓“对方的人”,通常通过社交软件各“起底群”熟悉高松杰。“修例风浪”以来,仅在即时通讯软件“电报”里就活跃着二十来个这样的群,每个群平均有六七万成员。

  “我做的是正事。他们越是欺凌、抹黑我,我越要坚持做。”

  高松杰口中的“正事”,包罗每周末都举行、已经坚持了整整一年的“青年快闪社区清洁大行动”。

  去年8月中旬,他提议第一次社区清洁流动,与5名义工同伙一起在深水埗清算非法张贴反中乱港文宣的“连侬墙”。那天大雨滂沱,他们坚持按原计划行动,并把照片和视频公布在社交媒体上,引起网友关注。

  高松杰提议这项流动是出于义愤。作为土生土长的“香港仔”,他不愿看到原本文明优美的都会四处张贴怂恿暴力、散播谣言、诬蔑政府、抹黑警员的文宣。

  高松杰说,那些文宣内容不正确,散播愤恨,让街坊瞥见会带来很负面的感受,还会教坏小同伙,也让游客以为香港乌烟瘴气。“我很生气。为什么香港会酿成这样?”

  随着清洁流动的照片和视频在网上广泛传播,高松杰发现,很多人与他有着同样的义愤,越来越多人留言示意想要加入。这一流动生长成每逢周末都举行,介入者从最初的6人逐渐增添至跨越600人,下至五六岁、上至七八十岁,从事各行各业,另有几名在香港事情生涯的外国人。

  越来越多人关注,也让这项流动成为坏人攻击的目的。高松杰记得,最厉害的时刻,“青年快闪社区清洁大行动”的“脸书”主页下天天有数千甚至上万条留言攻击。

  像高松杰这样高调否决暴乱的人,险些每周都会在“起底群”里被恶意透露个人资料、抹黑恶搞。

义工高松杰:清洁香港的人

义工高松杰在接受新华社记者专访(8月6日摄)。 新华社记者 吴晓初 摄

民进党当局乱港图谋是白日做梦

民进党当局乱港图谋是白日做梦(声音)  香港特区警方近日依法对反中乱港头面人物黎智英等人采取措施。在“一国两制”下保持繁荣稳定的香港,却被一心谋“独”的民进党当局视为眼中钉、肉中刺,挖空心思想要搞乱香港、对抗大陆。

  去年9月至11月对他“起底”最严重的时刻,有人用他的个人资料订旅店、叫外卖、申请贷款、挂号募捐器官,打电话骚扰他的家人、同事,甚至吓唬他“小心过不了明天”、在电话里跟他说“这是你最后一个中秋节啦”……

  被“起底”恶搞多了,高松杰竟逐步习惯了,选择不剖析,由于他发现,那些针对他的人,“最怕的是你不理他。你义正辞严,他就没办法了”。

  为了制止清洁流动受坏人滋扰,确保义工平安,他们不会公然预告流动,只会在事后将视频上传到社交媒体。清洁流动通常选择天蒙蒙亮时,以“快闪”形式举行。高松杰称之为“破晓行动”。

  他先容,每次行动前都要仔细评估所需人力和时间,据此招募合适数目的义工。他们试过一次出动300人清算大埔一条贴满非法文宣的“连侬隧道”,但更多时刻以数人、数十人的小队行动,争取在十几分钟甚至几分钟内完成一个地点的清算。这样,纵然被黑暴分子发现,之后叫了大批人来,清算流动已经竣事,清洁职员已就地而散。

  “我们不希望有争拗或暴力排场发生。”他说,他们去年11月在九龙塘清算堵路的杂物时,曾遭遇数十名投掷砖头和汽油弹的学生挑战。情绪都十分激动的双方在桥上相遇并僵持,各有六七十人。

  回忆那时的排场,高松杰双臂大大向双方张开,做了个把双方都同时推开的动作,“我唯有叫我方的人不要感动,否则好事变坏事”。

  遇到有人上前唾骂,哪怕是骂到自己母亲,高松杰也会笑容相对,和气地讲道理,或者只是回一句“多谢”。“他们就是来挑战你,让不愉快的排场泛起。你生气就中计了。”他笑道。

  面临撕裂的社会空气,他以为,硬碰硬的直接冲突只会让撕裂加剧,他希望义工行动以文明、非暴力的方式,让市民看到“我们只是想清洁社区,让门路通畅”。

  相比唾骂挑战,他们遇到更多的是市民的“赞”。去年在太子警署四周一次清洁流动中,不少父老上前对他们示意感谢,让高松杰备受鼓舞。这成为他坚持社区清洁行动的动力。

  “我对那些老人家答应,香港交给我们来守护。上一代给我们这么好一个家,我们有责任和使命守护好。”

  为了实现“快闪”清洁,高松杰四处寻觅好用的清洁剂,自制种种工具,还不停总结针对差别张贴品和涂鸦的差别清算方式,制作成视频公布在社交媒体,供义工参考。

  为了制止意外情形,高松杰都要求义工选择不能伤人的清洁工具,也注重挑选情绪平和的义工介入,并教授履历,告诉义工堵路及暴乱冲突时代都不要去做消灭事情,以保证平安。

  香港国安法颁布实施后,高松杰发现,非法张贴的反中乱港文宣显著削减,社区清洁的活越来越少。他计划为义工流动加入新内容,包罗体贴辅助因介入暴力违法行为而入狱的青年及其家人。

  “之前我们是修复香港,现在要修复人心,尤其是青年的心。”

  回想起已往一年间数十次的社区清洁流动,高松杰印象最深的是在九龙塘的一幕:他与12名义工清算路障的排场被电视台直播,不少市民看到直播后赶来加入,最终这个原本13人的义工队伍壮大至约300人。

  在高松杰看来,这就是最让人感动的“香港精神”——一人出一份力,守护修复香港这个人人配合的家。

  “这是我最想见到的。”他说。(介入采写:林宁、万后德、梁嘉骏、曹槟)

【编辑:黄钰涵】

原创文章,作者:28qn新闻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28qn.com/archives/3119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