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助反华组织、造谣……起底美国涉疆假新闻炮制内幕

  资助反华组织、制造谣言……美着名记者起底美国涉疆假新闻炮制内幕

  编者的话:美国自力新闻考察网站“灰色地带”,曾揭破美国政府若何资助种种反华组织和小我私家,以及美国一些媒体若何掉臂事实,炮制涉及中国的种种阴谋论和谣言。麦克斯·布鲁门塔尔为该网站编辑、创始人,他也是着名记者和畅销书作家,7月25日,来自中、美、俄、英、加等48个国家的专家学者自觉举办了一场主题为“任何针对中国的新冷战都违反人类利益”的研讨会,麦克斯·布鲁门塔尔参会并作了谈话,以下为其谈话主要内容。

  作为一个在美国媒体环境下事情的职业媒体人,我想谈谈美媒在推动这场“新冷战”中所饰演的角色,特别是美国企业媒体和美国国家平安局在影响媒体叙事技巧上干了哪些事。

  尤其具有取笑意味的是,在中国没有任何显著的挑战行为或者至少中国没有挑起任何事宜来激怒美国的情况下,美国政府强行关闭了中国驻休斯敦总领事馆。新保守派的宠儿、参议员马可·卢比奥——国会内部事实上的反华同盟卖力人,以中国驻休斯敦领事馆是间谍流动基地为由,为美国的行为辩护。这也是美国政府对华为和TikTok等中国企业接纳行动所持的理由。我以为这颇有取笑意味,不仅是由于这一说法证据不足,而且由于自香港国安法通过以来,美国与香港抗议流动相互勾连早已是公然的事实。

  据透露,卖力监视“自由亚洲电台”和“美国之音”的美国政府对外宣传主要机构——美国国际媒体署,为香港的抗议流动捐助了200万美元,包罗向抗议者提供后勤和平安通讯装备。正如我们所知道的,这些并不完全是和平抗议,若是说香港的骚乱是“和平聚会”,那最近美国波特兰发生的事情看起来简直像是和平主义者的相亲大会。

  美国媒体机构破费200万美元来损坏中国领土稳固!若是中国媒体诸如新华社或中国国际电视台向波特兰的美国抗议者提供通讯装备,并直接向他们支付用度,我们能想象美国的反映吗?这将引发美中数十年来最大规模的匹敌。但这正是美国此刻在香港所做的。

  我们最近看到,被认为是主导下层抗议流动的头目诸如黄之锋和流亡海外的罗冠聪,与美国国务卿蓬佩奥一再会晤,并最先在伦敦和华盛顿日益壮大的反华游说整体中大展拳脚。

  “灰色地带”网站所做的,就是只要这些抗议发作,就揭破美国政府和抗议头目之间的关系。我们多年来致力于此——探讨美国与美国追求政权更迭国家的反对派之间的微观社会政治关系。

  作为一名记者,我考察美国政府在推动媒体对中国的报道中所饰演的角色,始于2018年的一次国会山之行。在那里,国会两党的领导人,包罗现任众议院多数党首脑佩洛西,都参加了对朝鲜持不同政见者的表彰流动——这些人中的许多人是美国媒体报道朝鲜新闻时所援引的“新闻泉源”,韩国情报部门为他们揭破朝鲜“罪行”所作的危言耸听的证词支付了大笔待遇。

美国又一联邦参议员新冠病毒检测结果呈阳性

美国共和党籍联邦参议员比尔·卡西迪20日说,他当天接受新冠病毒检测,检测结果呈阳性。今年3月下旬,来自肯塔基州的共和党人兰德·保罗新冠病毒检测结果呈阳性,成为美国第一名被确诊感染新冠病毒的联邦参议员。

  这次流动由美国政府资助的政权更迭组织——国家民主基金会主理。在那里,我遇到一个叫奥梅尔·卡纳特的人,他是“世维会”的一个卖力人。仪式结束时,我注意到媒体都在关注这个角色,于是我想知道他是谁。

  我意识到,他是一个完全由美国政府资助的右翼反共游说整体的头目。这个组织与“古巴裔美国人天下基金会”、委内瑞拉的瓜伊多及其盟友在华盛顿发声而建立的组织异常相似。他们致力于在各国贯彻美国政策,制造政治压力,推动政权更迭。他们为美国媒体提供信息,而这些媒体险些都不会对外提及拿美国政府资助的事。

  我走近奥梅尔·卡纳特,向他询问那时广为流传的一种说法,即我在主流媒体上看到的一种言之凿凿的说法——中国新疆区域所谓的“集中营”里关押着数百万维吾尔人。我问他这些惊人数字的泉源是那里?他告诉我,其中一个泉源是“世维会”。固然,“世维会”是由美国政府资助的,它向美国媒体提供了许多这样的证词和“新闻泉源”。

  我追问新闻泉源有多可靠,卡纳特说:“好吧,我们的新闻泉源是西方媒体和一些证词。”他描绘了美国媒体和美国政府资助的异见人士之间的一种循环反馈,这些异见人士把中国描绘成纳粹德国再世。这种极为可疑的说法为国会通过“维吾尔人权政策法案”以及美国推出相关制裁清单提供了基础。

  (“灰色地带”特约记者)阿吉特·辛格进行了更深入的考察,找到了有关数据的两个主要泉源。第一个是一名叫郑国恩的人,此人的头脑方式很像蓬佩奥,而且他在中文、中国政治和社会方面的专业知识与蓬佩奥一样“多”——后者历久充当科赫兄弟和堪萨斯州福音派的傀儡。

  郑国恩在他2010年所著的一本书中论述了他的世界观。不出所料,他并不是一个镇定的中国问题专家,而是一个福音派右翼狂热分子,他宣称自己“受天主指引”去传道匹敌中国共产党。郑国恩在书中呼吁“用《圣经》中提到的鞭打”或体罚对于不守礼貌的孩子,并把多样性和同性恋描绘成恶魔般的情节。然而,郑国恩被美国媒体称为新疆问题权威“学者”。正如阿吉特在“灰色地带”的讲述中所展现的,郑国恩的质料依赖于伶仃的证词,所用选择性数据带有倾向性,极其经不起磨练。

  “数百万维吾尔人被关押在栖流所”的煽动性说法的另一个泉源,是一个名为“中国人权捍卫者”的非政府组织。同样,这个组织由美国政府资助。事实上,它的总部设在华盛顿,与“人权考察”在同一个办事处。“人权考察”依赖“中国人权捍卫者”的新闻泉源,制作自己的中国涉疆政策研究讲述。正如阿吉特所透露的,“中国人权捍卫者”依赖来自新疆的总共8名维吾尔人的证词,并凭据这8人栖身的乡村总人口推断出“集中营”的维吾尔人总数在25万到100万之间。

  重点是,当你看到这些数字并找到源头时,你需要更多证据来印证有关说法。审阅美国媒体对这些新闻源的引用,你会发现它们不会提及“世维会”、郑国恩或“中国人权捍卫者”,媒体不会告诉你这些组织的靠山及其政治议程,不会告诉你是美国政府饲养并最大限度地资助它们。

  今年泛起的关于中国在新疆实行“强制劳动”的报道也是云云,这些报道是在国会对中国接纳行动的配合下揭晓的。正如阿吉特为“灰色地带”报道的那样,这种爆炸性叙述的泉源再次归结为两个与美国国家平安局密切相关的新闻泉源。首先是澳大利亚战略政策研究所,其由美国国务院、英国外交部、军工产业资助。另一个泉源是华盛顿的战略与国际问题研究中心,该智库的资金泉源与澳大利亚战略政策研究所险些完全相同。

  虽然推动“新冷战”的敌视性叙述只会使美国社会中的军国主义分子、右翼分子受益,但它已通过蕴含人道主义情怀的语言成功地向中产阶级中的自由主义知识分子推销。因此,我们看到像《雅各宾》《立刻民主》这样的左翼媒体机构,以及我之前讨论过的甘做美国政府喉舌的《民族》周刊,在读者中掀起歇斯底里的反华和反共情绪。这些关于新疆的报道在值得尊敬的自由左翼媒体中是绝对不能质疑的,质疑这些报道就意味着越过了一条无形的红线。即便有美国记者在写报道时以寻找真相和追求国际合作等名义提出质疑,他也很难在美国主流媒体驻足。正如(印度三大洲社会研究所所长)维贾伊·普拉沙德先前所说,我们正眼见美国对华发动一场夹杂战争。这一战略的一部分涉及信息战,在这场战争中,记者转变为前线宣传兵。在他们的笔记本电脑键盘上,盘旋着美国国家平安局隐藏的手。今年11月,只管刮起的政治风暴可能会将民主党人送入白宫,但“新冷战”的敌视性叙述仍将随同我们。因此,我们的事情是向民众提供他们所遗漏的靠山和事实,并为媒体提供可替换的另一种选择。

【编辑:刘羡】

原创文章,作者:28qn新闻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28qn.com/archives/3085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