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海”隐形首富”:祁连山非法采煤获利百亿至今未停

(原题目:青海“隐形首富”:祁连山非法采煤赢利百亿至今未停)

祁连山生态环境珍爱问题三年前被中央转达,阵容和力度空前的问责风暴,开启了祁连山史上最大规模的生态保卫战。《经济参考报》记者连续两年多的跟踪观察发现,转达追责高压之下,祁连山生态珍爱总体取得成效,但南麓要地的青海省木里煤田聚乎更矿区非法开采并未根绝。大规模、损坏性的煤矿露天非法开采,正给这片原生态的高寒草原湿地增添新的伟大创伤,黄河上游源头、青海湖和祁连山水源修养地局部生态面临损坏。

青海"隐形首富":祁连山非法采煤获利百亿至今未停

图为聚乎更矿区一井田煤矿非法开采后伤痕累累的山体。记者 王文志 摄

《经济参考报》记者多方观察证实,制造这一区域生态灾难的,是一家名为青海省兴青工贸工程团体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兴青公司”)的私营企业。兴青公司董事长马少伟号称青海“隐形首富”,14年来盘踞木里矿区聚乎更煤矿,涉嫌无证非法采煤2600多万吨,赢利超百亿元。

令人难以置信的是,在历经两轮中央环保督察和青海省叫停木里煤田矿区内一切开采行为、开展生态环境整治的靠山下,兴青公司在木里聚乎更煤矿的非法开采也未受到撼动,时至今日其打着修复治理的名义仍在举行掠夺式采挖,生态宿债未还又添新账。

“开膛破肚”式采挖惊心动魄

海拔4200米的木里矿区聚乎更煤田,地处青海省天峻县,紧邻祁连山自然珍爱区,是祁连山赋煤带的资源群集区,为青海唯一的焦煤资源富集地。木里煤田由四个矿区组成,聚乎更煤田由七块井田组成,聚乎更一井田是其中面积最大、储量最多的井田,焦煤储量近4亿吨,兴青公司非法开采流动集中于此。

2020年7月下旬初,《经济参考报》记者第三次探访聚乎更矿区东南侧的一井田煤矿5号井。兴青公司采煤区内,数台挖掘机和装载机正在主要作业。满载煤炭、渣土的重型自卸车一辆紧接一辆,沿着矿区浅易门路逶迤爬行;回行的空车则一起狂奔,扬起漫天灰尘。知情人士告诉记者,现在兴青公司有四个采煤队、120台机械、近300人在聚乎更矿区一井田煤矿5号井开采作业。

青海"隐形首富":祁连山非法采煤获利百亿至今未停

图为聚乎更矿区一井田煤矿非法开采现场。记者 王文志 摄

在兴青公司露天开采现场,放眼望去,“开膛破肚”式采挖形成的巨型凹陷采场,自东南向西北偏向蜿蜒5公里,形成一条宽约1公里、深达300米到500米的沟壑,犹如在高原湿地上劈出的一道伟大伤口。开挖剥离出的地下冻土、岩石、煤矸石,在矿坑四周堆起四五十米高的渣山,掩埋了大片草地。

2019年4月26日,《经济参考报》记者曾以运输车司机身份通过重重盘问,进入聚乎更矿区一井田煤矿5号井,眼见了兴青公司与上述情景险些相同的开采排场。

2019年7月8日,《经济参考报》记者再赴木里聚乎更矿区,在兴青公司矿区驻地门口看到,两个多小时,75辆满载煤炭的重型半挂车从兴青公司采煤区咆哮驶出,每辆车装载至少50吨,源源开往八公里外的木里火车站煤炭货场。

时隔一年多,兴青公司在聚乎更矿区一井田煤矿5号井的采掘面,向西北偏向快速扩展。记者置身于此看到,远处是碧草如茵的自然湿地、珍珠般洒落的羊群和白雪粉饰的山峰,近处则是一片散乱的煤堆、渣堆和惊心动魄的巨坑,对比之下像是绿色的高原草甸被遽然撕裂,玄色煤炭和渣土如伤口处外翻的血肉,令人不忍直视。

14年非法开采赢利超百亿

据《经济参考报》记者观察,兴青公司于2005年介入聚乎更矿区一井田煤矿,2006年后半年最先煤炭开采,其非法开采流动已连续14年。

2005年至今,兴青公司介入了木里煤田三轮煤炭资源整合,先后加入了松散型的青海木里煤业有限公司、青海天木能源团体有限公司和青海矿业团体股份有限公司。由于“整而不合”,实质是兴青公司及其全资子公司青海兴青天峻能源团体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兴青天峻能源公司),单独自行在聚乎更一井田煤矿5号井实行煤炭开采。

记者从青海省自然资源厅一事情人员处领会到,停止现在,兴青公司、兴青天峻能源公司均未取得聚乎更一井田煤矿的采矿许可证,其开采行为属于非法盗采。

此前,马少伟在接受《经济参考报》记者采访时称,其长期以来都在介入木里煤田三轮煤炭资源整合,整合一直未能所有完成,兴青公司、兴青天峻能源公司都“停产配合整合,没有生产”。

而凭据青海省政府青政(2011)93号文件,2011年度兴青公司上缴税收33271万元。另据青海省政府青政(2012)61号文件和2013年7月青海省财政事情会议披露的数据,2012年度兴青公司上缴税收4.12亿元。当地专业人士据此测算,自2006年底到2014年6月尾,兴青公司在聚乎更矿区一井田煤矿非法开采优质焦煤2000多万吨,收入110多亿元。

《经济参考报》记者从兴青公司内部获得的数据也证实了这一测算,该公司2007年至2014年在聚乎更矿区一井田煤炭产量数据显示:2007年煤炭产量270.88万吨,2008年煤炭产量288.77万吨,2009年煤炭产量275.51万吨,2010年煤炭产量112万吨,2011年煤炭产量359.69万吨,2012年煤炭产量445.41万吨,2013年煤炭产量185.5万吨,2014年煤炭产量113.47万吨,年煤炭产量270.88万吨;2007年到2014年合计采煤2051.23万吨,收入110.19亿元。

此外,专业人士凭据相关资料测算,2015年至2020年,兴青公司在聚乎更矿区一井田煤矿采煤500多万吨,收入约40亿元。

男孩上课时突然惊声尖叫无法控制,只因吃了3只榴莲

男孩上课时突然惊声尖叫无法控制,只因吃了3只榴莲 抽动症,睡眠障碍,多动症,症状

《经济参考报》记者从兴青公司内部获得的2019年11月26日至12月29日《挖机挖煤结算表》显示,在此约一个月时代,10台挖机合计产煤11.25万吨;2020年5月26日至6月25日《自卸车车数统计表》显示,此时代产煤4.1万吨。

由此可见,自2006年到2020年的14年间,兴青公司从木里煤田非法采煤2500多万吨,赢利150亿元左右。

两轮中央环保督察时代仍不收手

青海木里煤田违法开采、过分开发损坏草原湿地生态环境,曾引起普遍关注。从2014年8月最先,根据青海省委、省政府部署,木里矿区的煤矿周全停产整理,接纳露天采坑边坡治理、渣土复绿等措施修复生态。

马少伟接受《经济参考报》记者采访时示意,其“在聚乎更矿区一井田的环保事情获得省政府一定,作为生态恢复治理样板,履历在木里矿区推广”。

而据知情人士称,2014年8月19日,青海省委、省政府向导带队到木里煤田聚乎更矿区现场办公,指导督办生态修复和环境整治事情。省向导一脱离,兴青公司便日间修复整理弃渣,夜间照旧采掘、出煤。自2014年下半年以来,兴青公司打着矿区生态治理修复的旗帜,继续实行大规模非法开采,当地人士称之“边修复、边损坏;小修复、大损坏”。

《经济参考报》记者获得的兴青公司内部资料显示,在木里矿区整治风声趋紧的2014年,该公司从聚乎更一井田煤矿采煤113.47万吨。

2016年2月,中央有关部门《关于青海祁连山自然珍爱区和木里矿区生态环境综合整治调研讲述》引起高度重视后,青海省政府出台木里煤矿生态环境综合整治事情实行方案,整治事情进入最为严肃的时期。相关资料显示,就在昔时,兴青公司从聚乎更矿区一井田采煤100多万吨。

2017年8月8日至9月8日,中央第七环保督察组对青海省开展环保督察。《经济参考报》记者获得的大量图片、视频资料显示,此时代兴青公司在聚乎更矿区一井田煤矿的非法开采依旧热火朝天,停采时间仅一周左右。

2019年7月14日至8月14日,中央第六环保督察组对青海省开展环保督察。据兴青公司内部人士透露,督察组到天峻县开展下沉督察,兴青公司在聚乎更一井田煤矿的开采停了三天,督察组脱离的第二天即恢复开采作业。

“每逢向导前来视察、检查事情和执法检查,兴青公司就暂且停产一两天,并将采煤机械设备所有转移到渣山整形工地,用矿渣堵死通往采煤区的门路。”兴青公司内部知情人士对记者说,经常是日间迎接检查、夜间组织开采,或者上级向导、执法人员前脚刚脱离、后脚就恢复生产。

《经济参考报》记者领会到,为了应对青海省执法部门的监视检查,2020年7月28日起兴青公司停产四天。31日下昼14时左右,检查人员脱离,16时兴青公司即通知各采煤队恢复当日夜班开采。

据兴青公司内部人士透露,通常情况下公司24小时作业,但每次有向导和执法人员前来矿区,公司都能事先得知新闻,将矿体和挖出的煤炭或用土掩饰,或用绿色盖土网予以笼罩,看似绿色草坪;检查人员一脱离,立刻恢复作业。

就聚乎更矿区一井田煤矿非法开采问题,《经济参考报》记者致电马少伟,马少伟示意:“煤矿一直在停产着呢。”

“损坏性”开采潜伏伟大生态“黑洞”

木里煤田蕴藏我国有数煤种优质焦煤,该焦煤发热量通常在6600大卡以上,是不能或缺的炼焦用煤。青海人形容这里的煤炭品质好到“用一张纸都能点燃”。

聚乎更矿区一井田煤矿勘探讲述显示,其下一层煤层平均厚度17.24米,下二层煤层平均厚度11.41米。根据矿产资源法律法规和煤炭工业技术规范,露天煤矿煤层厚度跨越6米的,回采率须到达90%。

相关煤炭开采专家对《经济参考报》记者说,为了追求效益尽快最大化,兴青公司开采只吃“白菜心”,仅采特厚煤层这一层,薄煤层、地质组织比较复杂的煤层基本上弃之不采,回采率不足15%。

对此,业内人士惋惜地称为“采一吨扔五吨”,云云采富弃贫、采厚弃薄、采易弃难,导致优质煤炭资源在兴青公司挑肥拣瘦的开采过程中,被白白扔掉80%。聚乎更一井田5号井储煤1.55亿吨,兴青公司采掘最深处已达500米,采掘局限已过多数,跨越6000万吨煤炭资源被兴青公司白白扔掉,相当于年产300万吨大型矿井的20年产煤量,估值高达360亿元左右。

青海大学一位介入以木里矿区为试点的高寒矿区植被恢复项目研究的专家对《经济参考报》记者说,木里矿区漫衍着大片冻土及高寒草甸等湿地植被。聚乎更矿区所处的位置,既是黄河一级支流大通河的源头所在地,同时也是青海湖入湖径流河主要的发源地,粗放野蛮开采损坏的不仅仅是矿区周边,随之而来的草场退化和地表荒漠化,将导致黄河上游和青海湖区域生态环境的恶化。

就兴青公司“掠夺式、损坏性”开采行为,中国科学院院士、中科院地质与地球物理研究所研究员张宏福连呼“咬牙切齿”。他说:“木里煤田区域生态极其敏感和懦弱,大规模无序探矿采矿使得成千上万年形成的冻土层被剥离,水源修养功效削弱或消逝殆尽,将使地表大面积发生不能逆转的干旱化。”

张宏福示意,兴青公司十几年来无科学的施工组织设计和规范施事情业,不仅损坏原有的自然生态系统,而且使优质焦煤、可燃冰等不能再生资源遭受毁灭性损坏,有关部门必须予以彻查。

原创文章,作者:28qn新闻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28qn.com/archives/2728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