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毒的“宿世今生”

  欲战胜病毒,必领会病毒。

  病毒作为微观世界的生命体,透视其病之源、毒之理,破解其进化和流传机制,必须以科学技术为支持。

病毒的“宿世今生”

图为病毒图片军事医学研究院供图

  它们很古老——

  泛起于生命起源早期,是地球上最古老最原始的“土著”。

  它们很细小——

  最大的病毒也只有一根头发直径的万分之一。

  它们很简单——

  基本都是“遗传物质(DNA或RNA)+卵白衣壳”模式。

病毒的“宿世今生”

  图为在武汉抗疫一线的军队医学专家组职员正在进行样本处置 军事医学研究院供图

  它们很“懦弱”——

  不能自力生计,需要找到理想的宿主来完成繁衍进化,一旦脱离宿主,守候它们的只有殒命。

  它们数目重大——

善用“勇智谋能” 打赢抗“疫”斗争

新冠肺炎疫情发生以来,一场没有硝烟的人民战争在中华大地打响。倡导理性与科学应对,打击谣言和虚假信息,成为我们共同打赢疫情防控阻击战、凝聚抗击疫情合力的重要内容。习近平总书记强调,从立法、执法、司法、守法各环节发力,全面提高依法防控、依法治理能力,为疫情防控工作提供有力法治保障。

  全球仅水域中就蕴含跨越10的30次方的噬菌体(熏染细菌的病毒),若是将它们一字排开,总长度竟达2亿光年。

  它们无处不在——

  地球上凡有生命的地方皆有病毒的身影。

  从海洋到陆地,从植物到动物、从细菌到真菌……甚至在人类基因组中,都包罗有病毒基因组序列。

  到底是什么原因造成的,迄今都照样待解之谜。

病毒的“宿世今生”

  图为武汉抗疫一线的研究职员处置待解样本军事医学研究院供图

  庆幸的是,绝大多数病毒对人类不组成危害。

  迄今为止只发现有14种烈性病毒严重威胁人类生命康健,如天花、流感、肝炎、艾滋、SARS、埃博拉等。

  通常情况下,病毒只在特定种类宿主增殖和流传,难以从一个宿主向另一个宿主“迁居”。

  但当某些病毒突变累积到一定水平后,就能够乐成跨越宿主种间屏障,在新宿主中增殖和连续流传,引起新宿主发病和殒命,进而可能引发疫情。

  图为武汉抗疫一线科研职员正吸收样本军事医学研究院供图

  检视当下疫情,新发突发流行症始终牵动全球神经。

  确立和完善公共卫生系统是人类防控疫病的防御之策,从生态文明建设着手,实现人与自然协调发展、协调相处才是治本之道。

  作者: 岳劲松 唐淑楠 体例

【编辑:田博群】

原创文章,作者:28qn新闻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28qn.com/archives/261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