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gic Leap的困局与疫情无关,AR也许只是“镜花水月”

SaaS之王Salesforce如何长成千亿美金巨兽?

把握住了每个爆发节点,并结合市场特征不断尝试新的变革。

神译局是36氪旗下编译团队,关注科技、商业、职场、生活等领域,重点介绍国外的新技术、新观点、新风向。

编者按:AR初创企业Magic Leap也许是最近10年被炒作得最厉害的创业公司了。因为当初他们给出来的demo实在是太惊艳了。但是在经过了10年的折腾后,当初的美好许诺迟迟未能兑现,再加上现在又面临新冠病毒大流行的打击,这家拿了超过26亿美元融资的初创企业可能快活不下去了。不过果真如此的话,要背锅的也许不是新冠病毒,而是因为它的梦想太大,生不逢时,问题积重难返。Fastcompany的MARK SULLIVAN对此进行了分析,原文标题是:Magic Leap’s possible death throes have little to do with COVID-19

Magic Leap的困局与疫情无关,AR也许只是“镜花水月”

Magic Leap

现在看来,AR(增强现实)公司Magic Leap正面临崩溃的风险。据报道,这家位于佛罗里达州的公司已于4月22日解雇了一半的员工。The Information 的Alex Heath最新的报道称,该公司正在寻找新的资金或买家,如果找不到的话,公司将会6月21日之前把剩下的人也裁掉。

发生在这家公司,这家也许是过去10年被炒作得最厉害的公司身上的事情你可以找出一系列的理论。它从Google、高通、Andreessen Horowitz以及凯鹏华盈等知名投资者那里筹集了超过26亿美元的资金。2016年的时候,它的估值为45亿美元。

有人说Magic Leap生不逢时,它出现得太早了。

Creative Strategies分析师Ben Bajarin 表示:“从根本上来说,他们太过超前了。他们没法继续筹集资金,因此收入变得至关重要,但是市场距离准备好还有很多年的时间。”

但也有人认为,Magic Leap根本就是一种诱售法,他们向早期投资者展示的技术并没有做出来,也永远不可能做出来。

看过其早期演示的人说,这项技术(令公司的那些知名投资者兴奋不已)的第一版确实令人惊艳。但当时的硬件高跟移动设备相距甚远,而且非常庞大。实际上,第一个原型被叫做“野兽”(The Beast),重达几百磅,看上去就像你在验光师工作室里才能找到的那种玩意儿。

然后,公司开始着手把硬件的尺寸缩减到现实世界AR所需的那种便携性,但又要保证那体验的魔力不会丧失。现在看来,对于这个挑战的难度,大家可能过于乐观了。

IDC分析师Tom Mainelli 表示:“我真心认为该公司及其CEO低估了困难。他们低估了把超大型的原型设备,转变成可以生产并且能够交付给买家的产品,这过程所要付出的努力以及时间。”

最终,2010年成立的Magic Leap到了2018年才发布自己的第一款产品,这是一款外形小巧,蒸汽朋克式的耳机,靠固定在佩戴者皮带上的圆形“精灵”(puck)装置驱动。

苹果沉浸式VR技术获专利,将应用于自动驾驶汽车

2020年将是VR技术商用的关键一年。

我还记得自己试用的情形。我看到一个友善的机器人悬浮在我面前,然后是一条鲸鱼在房间周围漂浮。当时觉得它非常的令人印象深刻,并且可能比我用过的微软的HoloLens头戴设备看到的全息图还要好。但这跟他们原先炒作所暗示的,改变游戏规则的技术有距离。

Mainelli 在一封电子邮件里面说:“该公司的愿景从一开始就是要做大,他们打算开发的不仅仅是有点有趣的,其他人可以利用的技术,而是要要从头开始建立整个生态体系。哪怕在他们交付的第一款产品被证明不受欢迎的情况下,仍然有很多人接受了这个愿景并愿意继续相信它。”

Magic Leap的产品出现的时机也不太合适,消费者还没准备好佩戴着AR头戴装置在一个半真实半虚拟的世界(叫做“Magicverse”,神奇宇宙)里走来走去。而且这样一个世界的内容(必须有大量第三方提供)距离实现还很遥远。

Creative Strategies的Bajarin 说,Magic Leap的投资者可能曾经认为这家公司可以熬到市场的成型。但是,哪怕是在像苹果和Facebook这样的公司都在开发AR眼镜的今天来看,消费者AR的市场可能还需要5到10年时间来铺垫。

为了熬下去,大多数的AR初创企业的办法都是面向企业市场提供产品,比方说用来培训或协助工厂或配送中心的工作人员。而Magic Leap是到了去年年底(也就是成立九年后)才决定进入企业市场。因此,它对这个市场的投入程度是大家会质疑的。对向大公司献殷勤一直没有不适感的微软早早就把HoloLens作为了打动企业市场的目标。此外,Magic Leap还面临着来自于Google、联想等其他公司的竞争。

IDC的Mainelli 说:“我知道有一点,那就是商业性AR软件供应商和他们的客户,他们都愿意能看到又一家可行的企业AR硬件厂商的出现。不幸的是,该公司在这个方向上的行动并未取得太多的明显成果。”

现在,Magic Leap表示自己将完全退出消费类业务,同时把所有的芯片投入到商业应用上。

尽管Magic Leap的麻烦正好发生在COVID-19爆发期间,但病毒大流行也许不应该背这个锅。上述的所有问题其实都有很长的历史了,而且都没有得到解决。实际上,当前的这种在家工作的情况是迫切需要AR产品的,这种产品可以让远程会议成为面对面会议更好的替代品。

如果说有什么区别的话,Magic Leap可能面临着跟其他数百家初创企业目前所面临的同样难题:没法从VC那里筹集更多的资金,因为很多VC在这种经济环境下均已冻结了新投资。

Business Insider的Hugh Langley发表的最新报告称,Magic Leap希望从一家不愿透露姓名的医疗保健公司那里获得1亿美元的投资,因为这家公司希望在手术期间能利用他们的技术为医生提供帮助。另外,The Information的Heath则报告称医疗设备制造商Zimmer Biomet可能是投资者。

那么,现在看来这个长达十年的传奇故事至少可以持续到6月21日。

译者:boxi。

旅游市场停摆,可老年人的“云旅游+直播带货”才刚刚开始 | 超级观点

老年群体旅游市场大有潜力可挖。

原创文章,作者:28qn新闻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28qn.com/archives/827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