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走在危机边缘的民宿主们

“一根25元!我连头发都掉不起了?”

雍禾医疗为何能成“植发第一股”?

民宿主撑不住

山东烟台网红打卡地蓬莱仙阁,又关了一家民宿。 

烟台个体民宿主林慧琼决定赶在洗牌期来临之前退出民宿行业。 

这是2021年9月中旬的一天,林慧琼盯着8月惨淡的订单量看了很久,脑子里就浮现出了这个想法。 

今年8月,受德尔塔毒株影响,烟台旅游迅速由“旺季”变“淡季”,但10%的入住率还是远远低于当地酒店业30%的行业平均水平,甚至连房租和人工成本都难以覆盖。 

撤退的想法并不是突然涌现出来的。 

年初,林慧琼就听身边朋友说起过民宿越来越不好干了,彼时,受“就地过年”政策影响,林慧琼的民宿“空”了将近一个月。 

虽然清明、五一、端午,林慧琼的民宿订单随着全国人民的旅游热情弥补了一些损失,但当初劝林慧琼入行的OTA朋友,委婉地告诉她,“洗牌期已经到来”。 

不用朋友提醒,林慧琼也已经感受到这门生意的反复无常,曾经靠烟台2套民宿,月入3万+的她,如今已经欠了一身债。 

“确实撑不住了,”林慧琼2018年从当地银行辞职开出第一家民宿,“那时动动手指,每天几乎不用1小时的时间就能赚到和我之前上班差不多的日薪。” 

但当疫情刚刚开始有苗头的时候,林慧琼每隔一两天就开始收到取消订单,“开始以为是非典,几个月就能控制,我对于自己民宿过度自信,从来都是同意全额退款。” 

后来疫情反反复复,林慧琼过上了“三天打鱼、两天晒网”的日子,“8月疫情严重的时候,小区整个封锁,新的租客严禁入内。即便房客天天找我,我是想租也没办法租了。” 

“我实在看不到这种看天吃饭日子的尽头。”林慧琼为自己的民宿关停总结了一个最直接的理由。 

即使如此,林慧琼还是感叹自己总比北京环球影城附近开民宿的大学同学周舟要强一些。 

8月27号,北京市有关部门发布了《关于规范管理短租住房的通知》,木鸟,爱彼迎途家,小猪,携程飞猪去哪儿,美团,同程艺龙9家短租平台在全北京的民宿集体被下架了,无一幸免。 

“春节前,投的上百万装修费用瞬间打了水漂,找谁说理去?”林慧琼这段时间总会接到周舟的牢骚电话。 

周舟入行比林慧琼晚,看准北京环球影城开业的“好日子”,一度幻想影城开业后可以躺赚“6位数”,却被现实击得粉碎。 

环球影城开业、临近中秋及十一长假,这些原本想靠着旅游高峰挽救生意的民宿主们,瞬间心态崩了。 

游走危机边缘

不只是在局部地区,全国范围内的民宿行业都在走下坡路。 

企查查数据显示,目前我国现存“民宿”相关企业11.7万家。 

从近十年发展状况来看,2018-2020年是企业注册量的爆发期,其中2018年注册量同比增长157.4%,2019年和2020年的注册量均超过3万家。 

游走在危机边缘的民宿主们

民宿企业量和房源数量上涨,看似行业已然复苏,但房源的上涨并没有带来入住率的大增

而关于民宿的用户口碑也一言难尽,而层出不穷的乱象也一直制约着这个行业对消费者群体的渗透。 

一方面,民宿设施陈旧不齐全,环境与宣传存在较大的差异,消费者产生落差后自然不会下次再去;另一方面,民宿的服务提升远跟不上民宿的扩张速度。 

根据公开统计数据,2021年二季度,部分民宿平台入住率总体比上一年还下降了10%,尤其以丽江、重庆等网红城市最为严重。 

从神梗到烂梗:刷屏的社交NB症终于被玩坏了

如何看待社交NB症的流行?

入住率下降,让林慧琼等不少民宿遭遇了盈利难题。 

一份统计数据显示,能实现盈利的民宿不足20%,30%游荡在盈亏平衡的边缘,另外有超过50%的民宿处于亏损状态。 

而消费者对于民宿最多的吐槽,便是“货不对板”。 

家住上海浦东新区的赵子璐回忆起自己曾多次在网红民宿入住的感受,称每次都对卫生服务表达过不满。“头发丝、床单污渍,感觉并没有什么特别服务,价格比五星酒店还高。”赵子璐吐槽道。 

抛开文艺的格调,多数客人在民宿入住后,仅仅感觉到这是一种与众不同的体验,但“回头客”的概率并不高。 

流量是基础,产品力是核心。 

一名文旅领域投资人曾被一家头部网红民宿品牌的超高人气所吸引,但在仔细研究后,发现这个品牌的拓展速度和住客好评率并未达到预期,“我们投资的核心还是产品驱动力。” 

对此,林慧琼认为民宿主亦有苦难言,“民宿的个性化装修很难快速进行复制扩张,这是一种低效的非标准化模式。而且民宿开得越久,装修就一定越破旧,按照行业规律,基本4-5年左右就要翻修一次,到时又要投入一大笔装修资金…” 

相比之下,连锁酒店走的是高效的规模化、标准化模式,通过规模和标准,可以达到压低装修成本的目的,而且后期的维护性装修也是相对可控的。 

随着网红民宿打卡新鲜期的过去,住客也开始大批量减少是行业常态。 

中秋、国庆最后的寄托

民宿行业能复苏吗? 

2021年民宿订单量呈下降趋势,但城市民宿商圈房源数量反而逆势上涨。 疫情反反复复,民宿面临这样的环境,想要全面复苏依然很难。 

从城市分布来看,企查查数据显示,我国现存民宿相关企业数量排名前三的城市是西安、杭州、恩施,三者均超过5000家。 

此外,深圳、丽水、广州、温州、成都、舟山、湖州的企业量均超过2000家。从企业量排名前十的城市来看,南方城市的民宿企业多于北方。 

值得一提的是,从今年的注册量来看,2021年前8月,我国民宿相关企业注册量为2.5万家,同比增长了19.7%。从今年前8月的注册趋势来看,我国民宿相关企业2021年的注册量将再创新高。 

游走在危机边缘的民宿主们

“太多人对这个行业有着不切实际的幻想,”林慧琼说,“只有入行干过1年以上才知道现在入局有多难,2021年是民宿业的地狱模式。” 

有人退场,也有人希望大干一场。 

中秋、国庆成了一部分民宿主2021年最后的寄托。 

途家数据显示,2021年中秋国庆秘境榜目的地的民宿提前预订量增长均超去年同期,民宿相关搜索热词环比8月增长超过300%。 

在出游时间更为充裕的十一黄金周,更多人正考虑恢复长途旅行。 

爱彼迎平台数据显示,十一假期1600公里以上旅行的搜索比例较五一小长假增长近3倍,其中4800公里以上旅行占比激增12倍。就目的地而言,以云南大理、丽江、海南三亚为代表的度假胜地的搜索热度位居前列。 

受到“丁真效应”的强势带动,理塘县所属的四川甘孜藏族自治州占据十一旅行目的地热搜榜首,其搜索占比较五一进一步扩大了2.5倍。 

“很多人就指着这一波了。”林慧琼说道,“其实民宿如果入住率低于70%,那基本连日常运营的成本都不够。” 

本文受访者皆为化名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旅界”(ID:lvjienews),作者:需要铂金包的妈咪,36氪经授权发布。

36氪首发 | 聚焦商砼行业物联网SaaS平台服务,「信之威」完成天使轮融资数千万元

从调度管控、配方优化到全面质量提升级。

原创文章,作者:28qn新闻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28qn.com/archives/5776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