陪玩App走入历史

2021,社区团购大降温

2021,社区团购大降温,好的消息是,社区团购的旺季即将到来,在经历了相对惨淡的上半年后,社区团购有望在三季度末迎来回弹。

9月7日前后,有消息先后指出小鹿陪玩、Hello语音、比心、可可西里、咪呀、一派等陪玩平台被下架,目前在各个渠道上,均已无法下载相关平台,但已下载用户依然可以正常使用。

不过在比心平台上,陪玩板块已被关闭,根据比心发出的公告,将永久关闭涉及“陪玩”的功能。

陪玩App走入历史

根据知情人士透露,此次下架不是无限期,具体整改时间或为两个月。

上海网信办发文表示:“游戏陪练应用比心App存在多个账号利用低俗、软色情信息诱导未成年人参与陪玩,诱导玩家用户下单等问题。”之后由上海网信办与公安部门针对媒体曝光问题进行巡查发现隐患,并根据有关部门部署,予以下架。

陪玩App走入历史

此次下架主要针对的目标是陪玩领域,据熟悉比心的用户透露,比心此前在缩减陪玩板块,试图转型社交,这一次或许陪玩板块将真正消失了。

通过对用户群体的采访,陪玩的核心问题,其实主要出在“诱导用户下单”等问题上,由于陪玩本身的门槛低、收入低,因此陪玩人员多数要诱导用户做大量储值、付费,而以恋爱、情感等为主要噱头,从而触及到法律风险。

那么陪玩到底是怎样一门生意呢?

靠情感加持让收入翻十倍的陪玩

“陪玩赚的其实不是陪玩的钱,和老板熟了以后,会让你一次转账几千、甚至一万给他,需要叫他陪玩的时候随时喊,从里面划走。”用户阿福说道。

陪玩单次收费通常都在每小时几十到一百不等,老板的游玩时间一般也就在3~5个小时不等,这些大额转账,通常很难被消耗。

“所以其实这种转账就是醉翁之意不在酒,一般都是恋爱、暧昧、友情这种噱头吸引老板充值的,也有真跟老板在一起的,但要是为了挣钱效率,发展多个老板肯定更划算。”阿福补充道。

一位曾经做过陪玩的女大学生小冰也表示,自己曾一次性收到过老板13145.20元的转账,类似“520”、“1314”等带有暗示性的转账数额很常见。

这种类似于理发店的办卡模式,才是陪玩收入的大头,而且可以绕过平台20%的抽佣,数额也可以由自己来定。

据阿福介绍,通过办卡模式获取收入的熟练陪玩,在履约上也有很多别的方法,比如把两个或数个储值老板的陪玩单合在一起,一次性高效履约,但整体上老板花不完自己的投入。

比心上的陪玩价格以30、40、50、60每小时居多,60/小时有时还能选到一些职业战队成员,但即便以60小时的价格,以绝大多数人能承受的每天陪玩6小时,连续30天陪玩也只能刚好达到1万元左右的月收入,其中还要扣掉平台20%的抽成,再加上老板不稳定、极少有人能做到全月无休,陪玩群体的月收入多数维持在5、6千的水平。

与“办卡”相比,性价比哪个更高,高下立判。

但是除了陪玩,在另一边的陪聊业务,收入却完全不同反响。

比如笔者随便点开的比心一个语音房,下图在魅力榜(收入榜)第一名的女主播魅力值达到了1126万,当时是9月8号,意味着当周刚过三天,女主播已经收入了11万元。

陪玩App走入历史

唱歌主播单周仅三天就收入11万元

而大量的高消费人群,以及熟练赚钱的主播,也都聚集在这些语音厅、歌房、交友厅,而互动交友的主要方式,就是通过打赏。

除了陪玩本身,比心还构建了一个类似于直播平台和陌陌二者之间的UGC生态,比心负责提供舞台和场地,而具体的玩法和互动,交给用户们去开发。

在比心之下,负责管理的首先是公会,而公会会负责签约主播和聊天室,聊天室又分为点歌厅、FM和情感厅等不同种类,这些厅都由房主管理,并且和比心分成,至于用什么内容去运营,定什么规矩,通常都是房主自己来安排。

陪玩App走入历史

也因此,比心上每个厅的互动话题和方式,几乎都不太一样,千奇百怪。

比如,情感厅最大的厅能容纳10个人,其中有1个主持人,还有8个主播,一位用户,而用户会付费来让主播们对自己提问,也可以下令让全麦对自己表白,或是挖苦自己。

这种玩法一般很受女用户的欢迎,会更享受被一群小哥哥哄着玩的感觉。情感厅分男厅和女厅,男厅都是清一色的男主播,女厅都是女主播。

陪玩App走入历史

9个男主播服务的情感厅

聊天室也是隐形土豪出没最多的地方,在比心月榜上排名第一的用户,比心等级已经达到了189级,据阿福透露,根据比心等级的兑换,超过104级的用户在比心上的消费额就已经超过800万元了。

陪玩App走入历史

月榜第一名在比心上的花费已破千万元

送走996后,我想期待一下4天工作制

送走996后,我想期待一下4天工作制,在许多大厂员工还在做“用钱换命,还是用命换钱”的选择题时,一小撮国家已经悄悄向周周小长假发起了冲锋。

据用户观察,排名月榜第一的用户光是抽奖抽中的1万元礼物(需要概率获得),就送出过400多个。

而超过100级以上的用户,在比心上还是很多见的,此前一位在迪拜的海外用户,因为充值不方便,委托多个人给自己充值,结果因为流水庞大,被判定为异常充值遭到封号,经过投诉后解封。

情感厅的流水很高,不管大厅小厅,魅力榜第一的主播,通常每月都能达到7~8万的收入,多者能够达到十几万,歌厅、FM电台的收入也基本能达到类似的水平。

比陪玩多出十倍收入的窍门,其实就是围绕在“情感”两字上。

在比心上,各个厅主导的核心其实是性别,甚至在一些厅中,可以看到贡献榜(付费榜)和魅力榜(收入榜)的两个榜一互为情侣。

比心也相应的推出了很多配套玩法,比如绑CP,无论是绑定还是解绑,都需要相应的付费,阿福的一个年轻朋友,因为和CP吵架,在反复解绑CP上已经花了超过2000元。

陪玩App走入历史

比心的处CP功能

在聊天室的宣传上,一般也会突出“处CP”、“处对象”、“男女互动”等关键词。

陪玩App走入历史

“其实比心对聊天室的管理还可以,很多禁词和底线,主播都会比较注意,也会提醒老板,但是说白了因为本身就是两性社交,所以情感厅应该是出事出最多的。”阿福表示。

情感也并不是单指两性情感,而是更广泛的需求。

在比心上,用户主要寻找的是存在感和成就感,阿福见过一个女老板刷几千块钱,然后让全麦都不许说话,她只想让人安静的陪她挂着;而主播则是提供各种感情给需要的老板,很多歌厅的主播,也不止要唱歌,还要陪老板玩游戏甚至网恋,才能得到高额的打赏。

“不然靠30块钱一首歌,得唱到什么时候才能养活自己啊。”阿福总结道。

除了陪伴感和恋爱感,在比心上奇奇怪怪的玩法还有很多,比如一些玩的好的用户,会去“踢保厅”(踢人和保护)玩,在这个厅中双方都是熟悉的人,会分成两个阵营,互刷礼物拼输赢,赢的人可以让输的人接受一些惩罚,还会有主持人和看客围观捧场。

比心上相对比较有实力的玩家,据阿福观察,单周消费普遍在10万元左右,基本都是家里有公司的闲人,另一类出手的是敢花的,集中出手几天就消失了,然后下个月再出现。

小鹿陪玩、Hello语音、比心、可可西里、咪呀、一派等陪玩平台,包括这次未被点名的捞月狗,在玩法、体验上几乎都是类似的,以情感、电台、陪聊、陪玩为主。

有了情感加持,从陪玩到陪聊,收入翻了十倍,可见情感多么容易上头。对于自制力较弱的未成年人而言,充满诱导和情感的环境,风险也更高,平台稍有监管失责,就容易引火烧身。

陪玩平台的出路:向社交产品转型

陪玩行业其实是和直播、电竞行业一起诞生、成长的行业,都是游戏的下游行业,但是直播从野蛮生长经过几轮洗牌,已经摆脱了乱象丛生,开始合规发展。

陪玩行业与直播行业有些相似,许多知名主播的出身,除了职业选手外,还有很多代打、代练出身的高玩玩家,此前多数也曾兼职陪玩业务,后来通过人气水涨船高,实现了收入与流量的双赢。

但两个行业如今的地位却大相径庭,是什么导致了它们的错位?

核心是对用户做市场教育的速度,通过连续数年的大量推广,如今直播已经修正了绝大多数用户对直播的偏见,给主播打赏也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行为,而且在B站上,用户与用户间的互相打赏,也成为了一种常见的社交方式。

直播在用户心中已经“常态化”了,打赏、观看、秀场、游戏、陪伴都不再使人猎奇,而是一种正常的需求。

但陪玩平台缺少这种市场教育,也确实给陪玩展示的舞台,陪玩人员难以获得公域的流量,对于大多数玩家、观众而言,体验依然是猎奇的,变现效率低、缺少流量,就不得不让陪玩动脑筋自己研究新的变现方式,于是恋爱和感情就成为了最有效的手段。

但网上的感情本身就有很强的诱导性和蒙蔽性,也容易被人利用,在“陪玩头条”公众号的吃瓜投稿中,骗同情、伪装富二代人设等爆雷现象屡见不鲜,这也是陪玩行业近年来屡被点名,频遭下架整改的原因。

平台自然也知道其中的风险,据一位接近比心的人士称,其实在近两年,比心的陪玩版块在收缩,聊天室维稳,真正在推动的,是社交版块。

比如目前比心版块的四大分类:聊天室、声音派对、直播、派单大厅,其中派单大厅就是原来的陪玩版块,比心已经发表公告将永久关闭涉及陪玩的功能,而声音派对,则是鼓励社交的功能。

陪玩App走入历史

比心界面

加入声音派对不需要什么门槛,用户可以随意开房间聊天,类似于YY语音和Clubhouse的结合体,以用户和用户的互动为主,而不是聊天室那样由专业的主播提供服务。

陪玩由于用户和陪玩双方都有机会能够绕开平台,对于平台而言风险较高,提供的收益却并非很高,一直是陪玩平台难以处理的部分。

而随着聊天室的成功,加上由用户和公会产生的各种玩法,在比心上已经形成了不少交友、互动的形式,本身也积累交友的社区氛围,所以向社交的转型,是用户逻辑推导下的必然过程。

现在的比心,社区氛围更像是陌陌,直播娱乐上更像是斗鱼、虎牙,而作为本职的陪玩平台属性,更主要的作用是创造用户互动的方式和氛围,在长期营造的社交氛围下,向社交平台转型也是最直接的出路。

陪玩行业发展至今已有数年,从业者的收入水平与行业的发展似乎也达到了一定的停滞,从而引发出多种不合规的诱导、赚钱方式,与其坚持,反而不如直接转型社交,一方面坐拥游戏用户,一方面容纳更多圈层的用户,对于开发新商业模式或吸引广告主,都有利无害,在监管层面也不可以不触碰红线。

【本文作者麋鹿,由投资界合作伙伴微信公众号:娱乐资本论授权发布,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转载请联系原出处。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如内容、图片有任何版权问题,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投资界处理。】

喜马拉雅转战港股,长音频能在香港吃香吗

喜马拉雅转战港股,长音频能在香港吃香吗,上市之后,如何让用脚投票的投资者对喜马拉雅信服,这才是最大的难题。

原创文章,作者:28qn新闻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28qn.com/archives/5761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