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斯拉一夜反弹了5个理想,被资本抛弃的新能源又成香馍馍

Delonix Bioworks获1400万美元种子轮融资

DelonixBioworks获1400万美元种子轮融资,Delonix总部位于中国上海,正在利用合成生物学的创新方法来开发下一代疫苗及活菌药物,以应对全球公共卫生安全挑战。

连续跌了5个交易日后,特斯拉在3月9日迎来了强势反弹。截止美股3月9日收盘时,特斯拉股价飙升19.64%至673.58美元/股,创下一年内最大单日涨幅,市值增加1000多亿美元至6465亿美元。

一晚上总市值增加了1000多亿美元是什么概念?这相当于一晚上反弹了2个福特汽车。截止美股3月9日收盘,福特的总市值为502亿美元,还不到特斯拉一晚上涨幅的一半。

受新能源汽车“带头大哥”市值大涨的影响,国内造车新势力,蔚来、理想汽车、小鹏汽车也强势反弹,截止美股3月9日收盘,蔚来涨17.44%;小鹏汽车涨11.33%;理想汽车涨8.20%。

把时间线拉长到2个月前,特斯拉、蔚来、小鹏、理想等都曾经上演了股价过山车的桥段。

2021年1月8日,特斯拉的总市值为8448亿美元,截止3月8日美股收盘,特斯拉的总市值仅剩5404亿美元,也就是说,特斯拉的总市值在两个月内蒸发了3044亿美元。蔚来也从最高点的66.99美元一度跌到3月8日的35.21美元 ;理想从最高点47.70美元跌到3月8日21.33美元;小鹏从74.49美元跌到26.92美元。

特斯拉等新能源车企在经历股价暴跌后为何会在3月9日强势反弹?曾经被资本抛弃的新能源车企是否又成为了大机构重仓的重要标的?

对此,有业内人士对《深网》分析:“新能源股在大幅下挫后强势反弹与美国新一轮经济刺激计划有关。此外,从新能源车企自身业务看,其财务数据向好,也一定程度上给了投资者信心”。

美国新一轮经济刺激计划落地

当地时间3月6日,美国国会参议院通过总统拜登的1.9万亿美元新冠肺炎经济救助计划。美国财政部长耶伦(Janet Yellen)9日承诺,新的经济刺激法案中为州和地方政府提供援助的资金将尽快到位。

据耶伦介绍,1.9万亿美元的支出主要分为两部分,一是拿出3500亿美元用于弥补州和地方政府的财政收入缺口;二是向美国民众发放1400美元的个人支票;延长每周300美元的失业救济计划,并在9月6日之前扩大对数百万美国人的失业援助。

3月9日,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表示,随着疫苗接种速度加快以及美国推出庞大的新刺激计划,全球经济前景变得光明。为此,OECD调高了2021年经济增长预期,预计2021年美国经济增速为6.5%,此前预计为3.2%。

对此,有业内人士对《深网》分析,“美国新一轮财政刺激计划的落地,虽然一定程度上会促使美债收益率继续上行,但同时也将对美股市场形成支撑。”

而从美国十年期国债收益率看,近3个月,其收益率已从2020年12月16日的0.92%,涨到了2021年3月8日的1.608%。

新能源车企正在改变“卖一辆亏一辆”的困局

除了美国将推出新一轮经济刺激计划外,近期特斯拉、蔚来、理想、小鹏汽车都先后释放了全年盈利、毛利率转正等正面信号,这也成了新能源车企开始反弹的注脚。

最近特斯拉、蔚来、小鹏、理想都公布了其第四季度及2020年全年的财务报告。其中,特斯拉在2020年首次实现全年盈利;小鹏汽车首次实现全年毛利率转正;蔚来全年净亏损同比收窄;理想汽车首次实现季度净利润为正。从务层面看,这些烧钱的新能源车企正在改变“卖一辆亏一辆”的困局。

先看特斯拉。据特斯拉2月份公布的第四季度及2020年全年的财务报告显示,公司第四季度GAAP净利润为2.7亿美元,同比增长157%;公司2020年的GAAP净利润为7.21亿美元,首次实现全年盈利。

共享充电宝的钱途战争

共享充电宝的钱途战争,为了尽快摆脱对资本方的过度依赖,也为了建立起自身完善的造血体系,寻求上市便成了一个最优的解决方案。

从特斯拉的毛利率和净利率看,2020年,特斯拉的毛利率为21.02%,创2017年以来的新高;从净利率看,2020年特斯拉净利润为2.73%,首次实现全年净利润率为正。

理想汽车2020年全年营收14.49亿美元,净利润为-0.23亿美元。虽然理想汽车全年还处于亏损状态,但与2019年的亏损3.5亿美元相比,全年亏损已经收窄。从单季度看,2020年第四季度,理想汽车净利润为0.16亿美元,首次实现单季度净利润为正。

,持有菜鸟股权比例从47%增至51%,增资后阿里巴巴连续注资快递公司:百世物流、圆通速递、中通快递、申通快递等快递巨头都加入阿里巴巴阵营。最后一家加入的是韵达,根据今年4月韵达发布的2019年年报信息显示,阿里巴巴已成为其股东之一,持股2%。

小鹏汽车虽然一直处于亏损状态,但也2020年实现了全年毛利率的首次转正。据小鹏汽车公布的2020财年第四季度以及2020财年未经审计的财务数据显示,公司全年营收8.96亿美元,较2019年的人民币23.21亿元增长151.8%;全年净亏损4.19亿美元,较上一财年亏损5.29亿美元,有所收窄。从毛利率看,2020年全年,公司毛利率为4.6%,与上一财年的-24.0%相比,全年首次转正。

从蔚来汽车最新的财报数据看,虽然蔚来既没有实现单季度的扭亏为盈,也没有实现毛利率转正。但从2020年第2季度开始,蔚来单季度的毛利率和净利率一直处于提升状态。

从汽车交付量看,2020年全年,蔚来汽车、小鹏汽车、理想ONE的交付量分别为43,728辆、27,041量、32,624辆,较2019年都大幅增长。

曾被抛弃的新能源汽车又成“香馍馍”?

受前期新能源汽车曾经暴跌的影响,不少机构从2020年就开始减持甚至清仓新能源股票,但从特斯拉等新能源企业3月9日的强势反弹看,或许新能源汽车又成资本的“香馍馍”。

2020年以来,蔚来、特斯拉都有大股东减持的情况发生。

2018年9月18日,蔚来汽车在美国上市时,高瓴资本以7.5%的持股比例成为其第二大机构投资者。2019年第三季度,高瓴资本减持蔚来至1336.89万股,减持幅度达到68.12%。到了2019年12月30日,据高瓴资本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递交的文件显示,高瓴全部清仓蔚来股票。2020年三季度,高瓴再次加仓蔚来,但到四季度,又选择清仓。

特斯拉的第二大股东苏格兰投资基金Baillie Gifford & Co从2019年中就开始减持特斯拉的股票。据其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递交文件显示,截至今年2020年8月31日,其持有特斯拉4.25%的股份,低于2019年年底7.6%的持股比例。

过去一年,由于重仓特斯拉等科技股,ARK的旗舰基金ARKK上涨了136%,成为华尔街的明星基金。但随着特斯拉股价在2月份开始回调,ARKK曾在14个交易日里暴跌了25%。但基金的大跌并没有影响“女版巴菲特”、 ARK-Invest首席执行官凯西.伍德对特斯拉的信心,她公开表示,仍然坚定看好特斯拉。截止2020年3月8日,特斯拉仍然是ARKK的最爱,持有3572503股,占基金总量的9.99%,排在第一。

凯西.伍德看好新能源车企只是资本最新动态的一个缩影。之前,蔚来和理想汽车的大股东也在增持新能源汽车股票。

据wind数据显示,理想汽车第一大股东——美团创始人王兴,其2020年8月3日的持股数为390,055,377股,到2020年12月31日,这一持股数就变为了391,434,687股,期间增持了1379310股。

蔚来的第二大股东Baillie Gifford & Co也在增持蔚来的股票。据wind数据显示,2020年7月8日,其持有蔚来101,370,431股股票,占比8.31%。但到了2021年3月2日,Baillie Gifford & Co持有蔚来的股数为107,907,768股,期间增持了6537337股。

受此影响,投资公司New Street Research分析师皮埃尔法拉古(Pierre Ferragu)已将特斯拉股价从“中性”上调至“买入”,目标价从578美元上调至900美元。

(注:本文不构成任何投资建议)

【本文作者张睿,由投资界合作伙伴腾讯新闻一线授权发布,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转载请联系原出处。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如内容、图片有任何版权问题,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投资界处理。】

中国“芯痛”终极十问:我们能造原子弹,却造不出一枚小芯片?

中国“芯痛”终极十问:我们能造原子弹,却造不出一枚小芯片?,过去十年,我们在半导体领域已经取得了长足的进步,未来十年,中国芯片也存在着巨大的发展空间。

原创文章,作者:28qn新闻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28qn.com/archives/5021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