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生态扶贫:林草资源加速转化,带动群众鼓起腰包

  生态扶贫 惠民富民(奋斗百年路 启航新征程·脱贫攻坚答卷)

  湖南省新宁县回龙寺镇大兴村沃柑园内,果实缀满枝头,香气扑鼻。脱贫户伍四文说:“趁着现在价钱好,再上市一批,10多亩沃柑收入六七万元。”保了生态,富了口袋,大兴村村民靠沃柑产业实现了稳固脱贫。

  习近平总书记指出,“要牢靠树立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理念,守住生长和生态两条底线,起劲走出一条生态优先、绿色生长的新路子。”“人不负青山,青山定不负人。绿水青山既是自然财富,又是经济财富。”

  党的十八大以来,各级林草部门深入践行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理念,鼎力推进生态抵偿扶贫、河山绿化扶贫、生态产业扶贫,建立了中央统筹、行业主推、地方主抓的生态扶贫款式,周全完成了生态扶贫各项目的义务,助力2000多万贫困人口脱贫增收。

  生态抵偿扶贫

  110万多名生态护林员上山,一人就业全家脱贫

  我国林业草业施业区、生态主要区域和懦弱区域、深度贫困区域高度耦合,既是脱贫攻坚的主战场,也是林草建设的主阵地。国家林业和草原局副局长李春良先容,我国在这些区域走出了一条生态抵偿扶贫的新路子,累计从建档立卡贫困人口中选聘了110.2万名生态护林员,动员300多万贫困人口增收脱贫,新增林草资源管护面积近9亿亩,实现了生态珍爱和脱贫增收双赢。

  身着七彩衣饰,行走在独龙江畔崇山峻岭间,这天,云南贡山独龙族怒族自治县护林员李玉花照常巡山护林。她对自己的这份事情十分珍惜:“每个月有800元的津贴,还不延迟生长林下经济和照顾家里,日子过得有奔头。”护林之余,李玉花种草果、中药材,养蜜蜂,2020年收入跨越10万元。在贡山县,4000余名生态护林员像李玉花一样,实现了家门口就业、山上脱贫,全县571万多亩森林周全纳入了管护。

  在一些地方,生态护林员也叫生态管护员,他们除了护林,还管护草原、湿地等。扎西才仁是青海格尔木市长江源村的一名生态管护员,平时除了查看桑吉草原的状态,还检查牛羊是否超载,“守护好长江源头的生态,这活儿干得有劲。”青海将林草生态资源管护同生态公益性岗位开发紧密连系,在全省相符条件的贫困户中选聘了4.99万名生态管护员,年人均增收近2万元,实现了“一人就业、全家脱贫”。

  “生态护林员是珍爱自然生态系统的第一道屏障,在实践中发挥了主要作用。”国家林业和草原局扶贫办主任、计划财政司司长闫振说。

  “春节前后防火压力不小,可不能掉以轻心。”这段时间,江西上犹县五指峰乡双宵村护林员刘宗槐巡山更勤了。为了护好青山,上犹县设立了县墟落组四级网格化林长系统,选聘了532名护林员,实现了森林资源管护全笼罩。“一年1万元收入,活不累,还能照顾家里,我要经心尽责做好。”去年4月,一位老农在烧田埂时引发山火,刘宗槐第一时间组织职员赶到失火一线,实时息灭了山火,把损失降到了最低。

  河山绿化扶贫

  项目向中西部区域倾斜,促进造林增收、治沙治穷

  “我家能过上好日子,真得谢谢造林合作社,每年挖坑、种树能挣2万多元。”由于怙恃患病,山西吕梁市岚县东口子村脱贫户闫凤明不能外出务工,这几年随着村里的森生财造林专业合作社介入造林绿化工程,全家顺遂脱了贫。

  山西省政协副主席、吕梁市委书记李正印先容,市里把生态治理与脱贫攻坚相连系,将造林义务打包给合作社,吸纳贫困人口入社介入劳动,1398个扶贫造林合作社累计动员14万人脱贫,2016年以来全市森林笼罩率以每年1个百分点递增,降水量年均增添81.8毫米。

军营过大年 年味别样浓

从老人家中忙完,官兵们再一次踏上南京路,走上连队先辈战斗过的地方感悟初心使命。战士李宗霖去年12月刚调入八连,这是他第一次看望孤老、第一次走上南京路,虽然没能回家过年,但他觉得十分有意义。伴随着热闹的舞狮表演,辽宁舰的春节文化活动——游园会如期和官兵们见面。

  在天下,2018年以来,2/3以上的造林绿化义务放置到贫困区域,优先放置建档立卡贫困人口介入造林绿化。停止现在,天下共组建扶贫造林(种草)专业合作社(队)2.3万个,吸纳160多万贫困人口介入生态工程建设,年人均增收3000多元。

  重点生态工程项目也向中西部22个省区市倾斜,动员一批批贫困群众增收。

  “我在花椒基地务工,一年收入2万多元,家里的苞谷地退耕还林,也种了花椒,每亩有1200元的造林津贴,脱贫稳稳的。”贵州晴隆县茶马镇青山村脱贫户易洪忠说。近年来,茶马镇连系退耕还林工程,因地制宜做大花椒产业,花椒树成了1.17万脱贫群众的“摇钱树”。

  新一轮退耕还林还草工程实行以来,天下累计造林还草7450万亩,其中脱贫区域5900万亩,惠及593个脱贫县788万脱贫群众,户均增收7700元。

  治沙治穷。荒漠化防治工程与扶贫紧密连系,走出了一条生态改善、群众增收的可持续生长路径。

  在内蒙古通辽市的科尔沁沙地要地,科尔沁左翼后旗努古斯台嘎查脱贫户春梅家的院子周边,樟子松、五角枫、杨树已成林。每年政府组织造林种草时,春梅和丈夫就一起去干活,她种树浇水天天挣100元,丈夫开拖拉机整地、挖树坑一天能挣400元。“沙地绿了,草场好了,养牛多了,日子眼看着越过越好,2020年全家收入有10万元。”坐在新装修的屋子里,春梅眼里亮晶晶的。

  生态产业扶贫

  林草资源加速转化,动员群众兴起腰包

  盘算一年收获,笑容挂在一个个林农的脸上。笑容背后,是一个个生态产业在拔节发展。

  “收购价每公斤3.8元,2020年我挣了4万元。”卖完最后一批南酸枣,江西崇义县横水镇的杨安良喜上眉梢。南酸枣是崇义林农脱贫致富的“黄金果”,2020年全县莳植面积30万亩,枣糕等深加工食物年产值突破5亿元,动员5000多莳植户平均每户增收近万元。

  “菊花稀奇适合我们这里,去年卖了1万多元,今年我还要多种些。”依赖4亩多菊花,重庆云阳县堰坪镇中升村农民李在寿摘了穷帽,盖了新居。菊花成了云阳农民的致富花,在中林团体帮扶下,全县新种菊花2.1万亩,动员1236户脱贫。

  闫振先容,国家林草局鼎力支持生长油茶等木本油料、生态旅游和森林康养、林下经济、竹藤、种苗花卉等生态产业,宽大脱贫区域通过“企业+合作社+基地+贫困户”模式,形成稳固的利益联络机制,动员1600多万贫困人口增收脱贫。更为喜人的是,生态产业“连续不断”,升级生长,脱贫群众“生态饭”越吃越香。

  林草资源加速转化,延伸产业链提升价值链。春节前几天,贵州盘州市盘关镇贾西村的刺梨产业园热火朝天,饮料、口服液、果脯、含片等8条生产线所有投产,产物从线上线下卖到了14个省份。延伸产业链,开拓大市场,漫山遍野的刺梨成了盘州农民的“致富果”,动员全市7万脱贫群众兴起腰包。

  端起旅游“金饭碗”,绿水青山成了金山银山。这些天,四川广元市白朝乡月坝村的一处农家院里,客人不少,主人杨秀林满脸是笑,忙着招呼。屋子做民宿,他爱人当厨师,2020年全家收入近10万元。白朝乡打造森林康养旅游特色小镇,拥有高山湿地、茂密原始森林的月坝村成了网红打卡地,2019年全村接待游客跨越30万人次,500多个从业职员旅游接待人均收入2.8万元。

  又是一年春来早。昔日的穷旮旯里春意渐浓,一条条绿色增收链带着乡亲们脱节贫困,阔步走向墟落周全振兴。

  本报记者 顾仲阳 郁静娴 李晓晴

【编辑:房家梁】

原创文章,作者:28qn新闻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28qn.com/archives/4882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