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凯歌《宝贝儿》引争议,代孕违法容不得用温情美化

原题目:陈凯歌《宝贝儿》引争议,代孕违法容不得用温情美化

陈凯歌《宝贝儿》引争议,代孕违法容不得用温情美化

▲图片来自新京报网。

文|丁慧

着名导演陈凯歌的作品《宝贝儿》引发了争议,而与该影片相关联的热词是“代孕”。

酒托(胡杏儿饰)孩子离世后,花钱找代孕;女孩小蔡(任敏饰)为了钱做了代孕,却对孩子生出情绪,男友早先以为孩子是自己的,厥后得知真相后,选择了原谅,最终身为买主的酒托得到了孩子,小蔡跟男友则结了婚……这就是播出书《宝贝儿》的剧情梗概。

虽然片尾加上了“代孕违法”的提醒,可片子剧情被代孕的主线贯串,末端又“皆大欢喜”,这难免被斥三观不正。

20岁女兵惨死 美军胡德堡基地14人遭解雇或停职

被解雇和停职的人员包括第一骑兵师指挥官布罗德沃特(Jeffery Broadwater)和陆军少将埃弗兰特(Scott Efflandt),吉伦被杀时,埃弗兰特暂任该基地指挥官。 麦卡锡还下令制定一…

只管围绕《宝贝儿》究竟是搞反代孕普法照样美化代孕问题,现在仍存在争议——有影片制作人员放出内审样片,显示原本有警员捣毁代孕机构黑中介的戏,有网友也称“未删减版是买家锒铛入狱,代孕必有价值;删减版是代孕无罪、各自圆满”,但有些共识不容违反——代孕涉及违法犯罪,不能容易洗白和美化。

俗称为“借腹生子”的代孕,乍看似乎能为不孕不育家庭圆育子梦,但这非但有违公序良俗,还连着许多执法、伦理问题:代孕把遗传学上的怙恃和执法意义上的怙恃割裂后引起抚养权争议问题,代孕出生后的孩子被弃养问题,代孕者的安全问题等,都不容小觑。

正因如此,国家对代孕向来秉持严厉打击态度。早在2001年,原卫生部公布《人类辅助生殖手艺管理办法》和《人类精子库管理办法》,严禁医疗机构和医务人员实行任何形式的代孕手艺,严禁生意精子、卵子、受精卵和胚胎,相当于盖上了“不合法”的戳。这些年来,代孕玄色产业链时有曝光,但执法、司法机关未改依法打击的态度。

文艺作品想触碰代孕类的涉犯罪话题,不是不可以——影视作品触碰社会重点热门议题,也能引发民众思索。在这方面,无论是关注幼女珍爱的《素媛》,照样关切社会正义的《缄默的真相》,都拿捏得适可而止。

代孕题材的普通化影视作品也是,触碰可以,但应有最少的价值观介入,体现出鲜明的法治态度与人文态度。裹着非法代孕内核的,一定不能是温情的外衣,而应是法治的底色。

不能用温情洗白代孕,本质上,用温情去包裹“违法代孕”,也是种无形的洗白与美化——这不针对某个详细作品,而是普适性的要求。

编辑:马小龙 校对:杨许丽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原创文章,作者:28qn新闻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28qn.com/archives/4260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