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民富与生态美的统一”:从习近平“两山论”发源地透视绿色跨越

【开栏的话】

经国序民,正其制度。制度优势是一个国家的最大优势,我国国家治理系统和治理能力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及其执行能力的集中体现。读懂“中国之治”,坚持和完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推进国家治理系统和治理能力现代化,是关系党和国家事业兴旺发达、国家长治久安、人民幸福安康的重大问题。

2020年1月2日起,人民网推出《中国之治》栏目,围绕政治、经济、社会、文化等多重维度,聚焦“中国之治”,剖析生长背后的“中国密码”。

“国民富与生态美的统一”:从习近平“两山论”发源地透视绿色跨越

3月30日,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中央军委主席习近平在浙江省安吉县天荒坪镇余村考察

青山叠翠、流水潺潺、翠竹绵延、溪水叮咚,在浙江省安吉县有一座优美的墟落——余村。它是一个具有战略意义的地方,15年前时任浙江省委书记的习近平在这里提出了一个科学论断:“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

3月30日,习近平调研安吉县天荒坪镇余村,再次强调“两山论”——经济生长不能以损坏生态为价值,生态自己就是一种经济,珍爱生态,生态也会回馈你。

历久以来,有一种看法以为,增强生态环境珍爱会影响经济生长速度。“余村履历”为人们带来哪些启示?经济生长与生态珍爱应若何平衡?本期《中国之治》从习近平“两山论”的发源地——余村“绿色跨越”出发,探讨聚焦优美墟落建设中若何实现“国民富与生态美的统一”。

“余村履历”胜在那边?

2005年8月15日,时任浙江省委书记习近平来到了余村,在村里简陋的集会室里,听取当地镇委书记和村党支部书记的汇报。在余村的这间集会室,“两山论”历史性登场。

几天后,习近平在“之江新语”专栏写道:“在选择之中,找准偏向,创造条件,让绿水青山源源不断地带来金山银山。”

20世纪八九十年代,余村人靠着挖矿山、建水泥厂实现了生涯富足。但这种方式导致了严重的资源损坏、环境污染问题。

余村人敏锐地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新世纪之初的2003到2005年间,不只关停了矿山和水泥厂,而且最先封山育林、珍爱环境,这一行为,展现了余村人的勇气、气概气派和经受精神。

正如习近平总书记在加入十三届天下人大二次集会内蒙古代表团审议时指出,珍爱生态环境和生长经济从基本上讲是有机统一、相辅相成的。余村2019年实现农村经济总收入2.796亿元,农民人均收入49598元,村集体经济收入到达521万元,是远近著名的周全小康建设示范村。

“余村十多年的实践履历中有两点稀奇值得普遍推广。”中国社科院农村生长研究所研究员、农村环境与生态经济研究室主任于法稳指出,“第一是生长理念。在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理念指导下,余村人民不只实现了经济的高质量生长,而且实现了生态美、产业兴、国民富,成为天下著名的周全小康建设示范村、优美墟落示范村。”

“第二是生长方式,‘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提出之后,余村人有了新生长理念,推动了生长方式的基本性改变,依托‘竹海’资源优势,着力生长生态休闲旅游,开农家乐、民宿,办漂流。”于法稳示意,“生态珍爱效益乐成转换为经济效益,实现‘越环保,越富足’。”

“余村不是伶仃的一座‘人工盆景’,而是浙江万万个善治村大美景物的辉煌写照和生动缩影。”湖州师范学院教授沈月娣强调,“从‘矿山’到‘青山’,从‘卖石头’到‘卖景物’,余村的绿水青山之路,同时也是一条墟落善治之路。”

十五年前,余村见证了“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理论的降生。现在,余村正以自身的生长实践,成为了生动诠释这一理念的典型样本。

联播+|确保“双胜利” 习近平这样指引危中寻机

墟落经济生长与生态珍爱能否兼顾?

历久以来,有一种看法以为,在墟落生长中若是增强生态珍爱就会影响经济生长速度。也就是说为了追求经济增速,环保方面该松一松、缓一缓,哪怕会牺牲环境,也要先让经济搞上去再说。

而“余村履历”深刻展现了生态环境与经济生长之间的纪律,破除了环境珍爱和生长经济相互对立的错误熟悉。

“吃祖宗饭,砸子孙碗”,这是一种以牺牲自然环境换取经济生长的粗放增进模式。必须清楚地看到,目前我国环境容量有限,生态系统懦弱,污染重、风险高的生态环境状态还没有基本扭转。

一些下层向导以为做任何事情都需要经济生长提供财力支持,不生长经济怎么办?实际上,经济生长的目的是为了知足人民美好生涯的需要,而不是单纯的GDP增进。一旦环境被污染,人们的康健受到威胁,经济生长也失去了意义。

“要做好经济生长与生态珍爱之间的平衡问题,首先需要解决好理念问题、熟悉问题及政绩观问题三大问题。”于法稳接受人民网采访时示意,“从理念、熟悉和政绩观三个角度举行调整。”

“首先,牢靠树立‘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理念,让生态生长与生态珍爱之间形成良性循环;其次,纠偏‘把经济生长与生态珍爱对立起来’的错误熟悉,生态珍爱是经济生长的基础,不仅仅是资源,也不仅仅是生产力,也是竞争力,更是潜力和可连续力;第三,扭转政绩观,一些地方政府向导以为有财政支持后才气解决生态环境问题,但实际上生态环境问题一旦泛起,可能是永远都不能实现逆转。”于法稳注释。

“墟落振兴战略‘产业兴旺、生态宜居、乡风文明、治理有用、生涯富足’的五句话二十字总要求是有机统一整体,相辅相成、缺一不可。”沈月娣指出,平衡生态珍爱与经济生长,要注意处置好几个关系——一是经济目的与生态目的间的关系;二是短期效益与历久效益之间的关系。三是国家目的、下层干部目的与农民目的之间的关系。

“余村能够做到经济与生态双平衡,一方面将生态文明理念贯串民主法治建设各环节,另一方面将这一理念贯串村民自主治理全历程,思索经济与生态珍爱的历程,进一步折射出改造开放以来我国社会生长和治理的转型历程。”中共湖州市委党校科研处讲师胡占光在文章中指出,“余村的乐成履历集中凸显了生态建设与墟落治理互动的实践逻辑。”

通过坚持生态文明与社会治理同步推进、优美墟落与善治墟落一体建设,余村形成了一套自治法治德治相结合、生产生涯生态齐生长的治村之道。

从余村到远方,“两山论”再添哪些新内在?

余村地处南方,具有优越的生态条件,自然资源也非常丰富。而在降水较少、植被较疏的西北区域村子,“两山论”同样能够为村民带来“国民富与生态美统一”的幸福生涯。

“习近平总书记说过,冰天雪地也是金山银山,这要求我们应当适当熟悉自然环境优势的问题。”于法稳注释道,“一些西北村子有相符其自身区域特点的生态景观,同时西北具有怪异文化积淀,值得充实挖掘展示。”

例如西北区域的雅丹地貌、黄土高坡等等,沟壑纵横间呈巧夺天工之美。而水土流失防治与生态环境建设战略,自然是保障自然景观的必要条件。

陕西省安康市属国家秦巴山集中连片特困区域。当地人综合利用山、水、人基本要素,推进富硒产业、生态旅游、山林经济、涉水产业、劳动密集型产业等生态友好型产业跃上新台阶,形成了“人养山、山养人”“人养水、水养人”的良性循环。

“我们破除传统头脑中将生态珍爱与经济增进对立起来的误区,坚持循环产业系统是安康绿色生长的命脉,把生态优势转化为生长优势作为供应侧结构性改造的主攻偏向。”中共安康市委书记郭青接受媒体采访时示意:“做到了将环境珍爱由末尾治理转变为源头治理。”

“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15年前的高瞻远瞩,成就了余村多年后成为优美墟落的建设典型,这不仅是一条富足路,更是一条恒久的康健路、幸福路。现在在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和复工复产的非常时期,习近平总书记再访安吉,再探“两山论”的发源地,对外传递了明确的信号:生态环境是关系党的使命宗旨的重大政治问题,也是关系民生的重大社会问题。无论形势多难题、挑战多严重,中国将始终坚定不移走绿色生长之路。

当前,全球正面临新冠肺炎疫情磨练。让我们加倍深刻反思人与自然的关系问题:只有绿色生长,才气实现更高质量的生长,才气实现人和自然的协调相处。“这次全球疫情,恰恰体现出人与自然协调相处的重要性。”浙江大学教授、湖州师范学院“两山”理念研究院院长黄祖辉示意,“人与自然是生命配合体,这个生命配合体是构建人类运气配合体的坚实基础”。

坚定不移践行绿色生长理念,配合肩负起生态文明建设的时代责任,一幅绿水青山与金山银山相得益彰的优美中国画卷,必将在神州大地加倍壮阔地铺展开来。 (邓志慧、宋子节)

原创文章,作者:28qn新闻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28qn.com/archives/422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