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想着领导满意,不顾及群众所盼……形式主义为何禁而不绝

  把对上卖力与对下卖力统一起来

  浙江省金华市市区一起口红绿灯长达一年不亮,市民36次投诉无果。处置过程中,城建部门和交管部门都以为,根据有关划定,这不在自己的职能范围内,不愿越界越权。不久前,该市作风建设向导小组对这一典型事宜举行通报批评。

  “这看似是对上级、对制度划定卖力,实则暴露出有的单元部门推诿扯皮的形式主义问题。”金华市纪委监委党风政风监视室有关卖力人说。

  “切实把对上卖力与对下卖力统一起来,决不做自以为向导满足却让群众失望的蠢事。”今年4月中旬,中办印发《关于连续解决困扰下层的形式主义问题为决胜周全建成小康社会提供顽强作风保证的通知》的这一明确要求,可谓切中要害。

  只想着向导满足,不顾及群众所盼;纸面上五彩缤纷,实际上无所作为;眼睛光盯着上面,不剖析现实需要……现实中,困扰下层的把对上卖力和对下卖力对立起来的形式主义突出问题,为何禁而不停?

东躲西藏难逃法网 上海出逃25年职务犯罪嫌疑人被缉捕

“您好,请将身份证让我看一下。这是上海市今年以来第一个涉嫌职务犯罪出逃后落网的犯罪嫌疑人,也是该市追逃追赃缉拿归案出逃时间最长的人员。

  “若何准确看待对上卖力和对下卖力,对共产党员来说是一个严肃的命题。两者应统一于专心致志为人民服务的宗旨,虽有偏重,但相辅相成、有机统一。”中国社会科学院马克思主义研究院副研究员田坤示意,对上卖力强调制度、要求的执行力,但决不能将之简单化、庸俗化地理解为让向导满足;对下卖力是以人民为中心思想的另一种表达,要求党员干部心里装着群众,把群众满足不满足、喜悦不喜悦、准许不准许作为评价各项事情的尺度。

  “主要原因是私利作怪,另有一部分原因是事情方式方法不够科学。个体党员干部把对上卖力和对下卖力对立起来,以为两者很难兼顾,便把群众所盼抛到一边,眼里只有向导满足不满足,追求自身利益的最大化。”江苏省阜宁县委常委、县纪委书记、县监委主任倪一华说。

  “上面有官僚主义的要求,下面就会有形式主义的应对。” 天津市纪委监委第七监视检查室副主任郭珊说,有的检查流于形式,到下层走一走、看一看,蜻蜓点水,占用了下层大量的时间、精神;有的部门指导下层事情只列不可为、不教若作甚,光是挑毛病,增加了下层肩负。

  那么,若何把对上卖力与对下卖力统一起来,不做自以为向导满足却让群众失望的蠢事?

  “对上卖力、对下卖力,最终都是要体现对人民群众卖力。”金华市委常委、市纪委书记、市监委主任郎文荣以为,困扰下层的形式主义突出问题屡禁不停,主要矛盾在上级、在“要害少数”,为此,必须从坚持政治原则、严正政治纪律的高度,牢牢盯住形式主义、官僚主义不放,不停强化一样平常监视、历久监视,精准有用问责,推动党员向导干部把自己摆进去、严于律己、做好树模楷模,指导下层党员干部忠诚履职、为民担责。

  多名差别岗位的下层党员干部谈道,要把对上卖力与对下卖力结合起来,任何事情都要向上看看、向下看看,学会“穿针引线”。一方面,坚持因地、因时制宜,创造性地贯彻落实上级部署要求,另一方面用群众的获得感满足度磨练事情成效,把下层党员干部从形式主义窠臼中解放出来。云南省昆明市五华区莲华街道党员干部刘芸告诉记者,要敢于发声,当好桥梁,实时客观地向上级反映下层存在的问题、难题;在准确体会上级要求的前提下,勇于担责,分类分级定责,该自己干的决不往上推、不往下“甩锅”;在事情推进过程中,遇到问题,实时取得上级的支持,同时问需于民、问计于民,制止泛起形式主义问题。

  “选好人、用对人,是解决困扰下层形式主义突出问题的重要方面。”田坤示意,要善于判别、坚决镌汰“眼睛只往上看的干部”,把那些既对上卖力又对下卖力的干部用起来。(本报记者 周根山)

【编辑:张楷欣】

原创文章,作者:28qn新闻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28qn.com/archives/17554.html